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气预报: 全文检索: 投稿邮箱:945588635@qq.com

 

 

 

 

 

 

当前位置:中国崀山网 > 崀山家园 > 崀山文学 > 散文 > 内容阅读
我的江湖我的梦
 www.langshan.gov.cn 中国崀山网  2018年07月10日

  一九八二年,我八岁,小学刚刚启蒙。在村里的十数个同龄孩子中,我已能呼风唤雨,俨然成为这群孩子的头领。管它抽陀螺、打宝、斗牛、翻墙、上树、玩泥巴……我都能把它玩到极致,很少有人超过我。因为从小霸得蛮,所以体格很是强健,摔跤缠斗,一个顶俩那也不是奇事。当年由张鑫炎执导,李连杰主演的第一部武侠电影《少林寺》在大陆上映。一时大街小巷,酒坊茶肆都在眉飞色舞,摩掌擦拳。更有甚者,家长亲自到学校请假,带自家孩子去电影院。伙伴的话题都是谁的武功高强,谁又是谁的手下败将,言语之中个个都是武林高手,话不投机就到操场见个真章。

  其实早在《少林寺》之前,我就从一本《古城小侠》的连环画里见过飞檐走壁,也从幼时背诵的《侠客行》里了解朱亥、侯瀛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自小对侠客心醉魂迷,对江湖心驰神往。有时也照着电影或《武林》杂志里练两招,拿到学校里甫式一摆,自然让男生五体投地,女生时不时用无知的眼神瞟我。小学四年级就通读《西游记》、《水浒传》、《三侠五义》,知道了孙悟空、梁山好汉、“五鼠”这些人们心目中的大英雄,对鲁智深钵儿大的拳头印象尤为深刻。只有平民是不值一提的,在武林高手眼里,平民不过是伺候人的店小二,或是拱他人搭救的芸芸众生。

  八十年代后期,武侠在中国已经蔚然成风,有人将金庸排到鲁迅、巴金、沈从文之后,矛盾、老舍之前。“开篇不读金梁古,读尽诗书也枉然。”金庸、梁羽生、古龙是当代武侠的开山鼻祖,可见武侠对国人的影响。多年来,金庸、古龙编织的成人童话曾风靡华语世界。“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生死同。一诺千金重。”所有的侠客都重信守义;“一剑纵横三万里,剑气光寒十九州。”所有的侠客都武功高强,飞打飞杀。

  上初中时,班主任刚好是教语文的。我当时除了语文,其它功课都很乌龙,而作文更是我的强项。每次作文课,班主任都会把我的作文当着全班同学念一遍。班主任跟我都是金庸迷,记得一次自习课,我偷偷地看《天龙八部》,结果被班主任人赃俱获。完了,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天龙八部》一共有几集?”班主任的眼神有点凛然。我木然答道:“五集。”“那你把全集带过来,让我看得高兴再还你。”班主任眼神一下缓和起来。走出办公室,我松了一口气,原来班主任跟我是同门师兄弟,若不是鼻梁上那副茶色眼镜让我记得他是神圣的灵魂工程师,我一定会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作文课上,班主任也会跟我们谈武侠,谈江湖。他说李白的理想不是做诗人,而是做侠客。“脱身白刃中,杀人红尘中。”在闹市中拿刀杀人,这就是李白的理想。而且李白的老师是中国历史上唯一被人公认的剑圣裴旻,写诗只是李白的副业。这些高谈雄辩常常让我们瞠目结舌,把我们带进一个崭新的天地,也让班主任成为我们心仪的铁哥们。

  初三时,我的一部武侠“力作”在全校广为流传,主人公的人物原型是我跟妹妹,经历很奇特,打斗很鸡血。除了得过班主任很多精彩的点评,其它老师都不置可否。两本厚厚的草稿,在我十数年客居他乡时被母亲当成废品处理掉,至今想来有点可惜。

  到高中时,功课开始紧张。在老师凌厉的眼神下,与课程无关的报刊杂志都不能带进课堂,更不用说砖头厚的武侠小说了。我常为那些平生没有看过武侠小说的老实头而感到深深的悲哀,他们错过了做江湖梦的最好时段。为此,我特意制作了诸如“语文”、“数学”各种学科的封面套在小说上,公然在老师的眼皮底下走进我的江湖。直到有一日,老师在讲《纪念刘和珍君》,讲到反动派的厚颜无耻时,突然间目光聚集到我这里,“看什么?拿过来!”我扭扭捏捏万分不舍地站了起来,正准备把书交给老师,站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后悔了,因为前面的同学也站了起来。不同的是,他手里拿得是一张报纸。全班都哄堂大笑,老师也无奈地笑起来,只有我的心是拔凉拔凉的,因为我知道,我得勒紧裤带半个月,从饭钱里面挤出钱来还给书店了。

  梦里的自己总是鲜衣怒马,驰骋在刀光剑影的江湖世界。因为江湖,稚气未脱的少年也会成熟起来;因为江湖,盲目浮躁的心也好澄清起来。于是,少年时的放肆慢慢变成中年时的放下,慢慢变成自己年轻时讨厌的人,但没办法啊,这就是江湖。

[作者:李林]
[编辑:杨明]
[来源:中国崀山网]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中国崀山网/红网新宁分站
主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县政府  承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宣传部  hnylxww@163.com  电话:0739-4824966
(C)2011 www.langshan.gov.cn ,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