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气预报: 全文检索: 投稿邮箱:945588635@qq.com

 

 

 

 

 

 

当前位置:中国崀山网 > 崀山家园 > 崀山文学 > 散文 > 内容阅读
橡皮擦的故事
 www.langshan.gov.cn 中国崀山网  2018年07月05日

  余秋雨在《高山流水》中说过这样一句话:“人世间最纯净的友情只存在于孩童之间。”在我的抽屉里,一直珍藏着一块长方形带有水果香味的乳白色橡皮擦。它的一端有一小孔,穿着一条细线,一端因为经常使用的缘故,已摩挲成不规则的弧形。时光是记忆的橡皮擦,可以轻易抹去那些曾经有心无心错过的记忆,可是重要的时光,就像钢笔书写的诗篇,连橡皮擦也擦不掉。

  儿时家境清贫,一支钢笔倍加珍惜,至少要伴随我们走完整个小学,甚至中学。铅笔头用得只剩短短的一截,用手根本就不能握住,我们还要自制一根小楠竹管,大小刚好能夹住铅笔头。能够使用橡皮的,也仅几个家庭稍为宽裕的同学。有时干脆用手指沾上唾沫直接在作业本上擦拭,直到连字拭去纸上一层薄薄的纤维。而有时因为用力过大,往往在作业本或试卷上留下一个残缺的空洞,有时为了省事直接涂一团黑圈。而“糊涂大王”或“潦草大王”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催生的。一块橡皮擦在班上数度辗转,有时谁也说不准去了哪里。所以在橡皮擦上穿一根细线系在上衣的扣眼上,在学校里竟成为一种时尚,需借用橡皮擦的则需走到主人课桌前。一块普通橡皮擦需要三到五分钱,而我这块加了水果香的橡皮擦则是父亲花了四毛钱从县城带回来的,手巧的母亲为我的新宠“小白”加上一根彩色的细线。对于新事物一向好奇的孩子们,这块橡皮擦让我顶上一个耀眼的光圈,甚至大我一个年级的大班同学都不忘走到我的座位前,来摸一摸嗅一嗅我的小白。坐我前排的是一个并列扎着两根小辫子的小女孩,辫子根部紧紧靠拢,俗称双马尾。上面系一根鲜艳的红头绳,红扑扑的脸蛋看起来很古典,很安静,很江南,很美好的样子。在全班的同学为我的小白疯狂时,双马尾却是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还是平时那般傻傻甜甜的笑。双马尾偶尔也会翻过身借我的橡皮擦用,却从不刻意堆出那种谄媚的笑。双马尾脑后的发际下,一块呈三角形的皮肤因为发丝的遮盖,显出一片珍贵的象牙白。双马尾每每因唱歌或与前面的同学交谈而晃动脑袋时,那块迷人的三角区总能让我深深地跌进去……

  双马尾跟我小姨同一个村,每次到小姨家,都要经过她家门口。双马尾家还有一条记性很好的大黄狗,因吃过我扔的带肉的骨头,所有老远见我就会摇尾。我想,如果双马尾跟大黄狗一样,用一块肉骨头就能收买的话,那该多好啊!

  她家具体有什么摆设在记忆中早已模糊,只有门口那一片葳蕤的紫苏在记忆里浩浩荡荡连成一片。我数次跟踪双马尾,她总是沿着那片紫苏出入家门。说到跟踪,我只不过是到小姨家做客顺路罢了。那时未满十岁,说是对双马尾的倾慕抑或是情窦初开,我未免像只小狗有成熟得太早之嫌了。

  时光是记忆的橡皮擦,擦去岁月的痕迹,而那留下的斑驳的倩影和尊贵的象牙白,在脑海里却愈加清晰……

  双马尾兰心蕙质,在课堂上十分活跃,成绩在班上总是名列前茅。每次双马尾转头借我橡皮擦时,乌黑的发梢拂到我的课桌上时,我总忍不住想要一把握住的冲动。而每次面对双马尾没心没肺的笑,我明白这只不过是一段苦逼的单相思罢了,更不用说荷尔蒙造成的点点情愫了。我想,如果没有这点情愫,没有一支恋曲,估计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机会终于来了,那次教学楼下大我们一个年级的一个男同学拽住双马尾的书包不放时,恰巧被走在后面的我碰上了。管他谁是谁非,管他高我半头,照着男孩胸口就是一拳,接着就是缠抱,两个人揪头发,抠鼻孔,踹裤裆,最终是我的劈面一拳让男孩鼻血长流输掉了气势,当然我的脸上也免不了一片淤青。看着双马尾替我收拾地上的书包,我恨不得脸上再添两块淤青。只是系在扣眼里的小白已不知所踪,淤青倒还不怕,因为我是大人眼里野惯的孩子,翻墙上树,拿高粱杆当甘蔗嚼那是每天都能发生的故事。因为丢失的那块橡皮擦是城里货实在可惜,且是家里最有权威的父亲帮我买的。

  心疼也好,数落也罢,我终于每天能看到双马尾对我善意的微笑,每次的错题双马尾也能细心地帮我改好。当我终于忍不住用手碰上双马尾的辫梢时,她没有反感,只是轻轻一摆头,辫梢便轻轻地从我手里挣脱了。那一刻,我清晰地听到心中那朵花儿“嘭”地猛然绽放……

  那是一个暖暖的午后,放学时,双马尾一手攥拳轻轻地伸到我的面前。面对双马尾的主动示好,一下没有适应,竟然莫名其妙的脸红起来。没等我开口,双马尾在我眼前打开拳头,红润的掌心上赫然躺着一块崭新的水果味橡皮。“认我做朋友,你就收下,不然拉倒。”双马尾语气坚定,然后是脸上慢慢渗出的一抹红晕。我没敢多话,人都是这样,当你发觉幸福敲门的时候,却往往藏着掖着,难于启齿。

  回家时,我让母亲把系橡皮擦的彩线加长,套进脖子悬在胸前,这样睡觉也能带着。母亲只道自家孩子懂事,知道珍惜物品了。殊不知我还有诗一般的少男情怀,韦小宝一样的花花肠子。

  小学毕业时,双马尾考入县属重点初中,成绩平平的我只能就读于本镇的中学,与双马尾的故事也该告一段落了。纯真年代带来的友谊像一粒种子,珍惜了,在心里萌芽,抽叶,开花,而那种绽放的清香也将伴我前行。

[作者:李林]
[编辑:杨明]
[来源:中国崀山网]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中国崀山网/红网新宁分站
主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县政府  承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宣传部  hnylxww@163.com  电话:0739-4824966
(C)2011 www.langshan.gov.cn ,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