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气预报: 全文检索: 投稿邮箱:945588635@qq.com

 

 

 

 

 

 

当前位置:中国崀山网 > 崀山家园 > 崀山文学 > 散文 > 内容阅读
编辑回复作者的邮件
 www.langshan.gov.cn 中国崀山网  2018年06月30日

  某某某,你好!

  前一阵外出,回复今天刚看到,抱歉。

  不要太在意我上个邮件所说。那是一个人的看法,你觉得有点道理就参考一下,否则就忽略掉。回复是编辑的工作之一,是交流,不是批评。可能回复或不回复对作者都会带来不愉快,有必要的话,还是会回复。能说的,大多不会写——说的就是我。哈哈。

  工作之余还是应该多看些书。阅读大于写作。

  愉快!

 

  某某好!

  小说前半部分还可以,后面好像有点不够耐心,女主人那种细微的内心活动少了,直接对话多了。很多平白的长对话用叙述来完成可能更合适。三处修改意见供你参考:1,两次在餐厅相见时,何老板对妻子的表达严重破坏了这个人物形象,完全是一副巴不得妻子早点死了的样子。建议:第一次妻子餐厅见面,就直接写何老板的妻子一年前已因病去世,这样何老板向女主人示爱才合理。不要写太多,尽量不要用对话(对话是你的弱项),用叙述。2,何老板向女主人示爱后,让女主人的精神世界里再现绿蝴蝶的意象。3,最后的婚礼还是安排在母亲死后数月,可以在母亲临终前答应结婚。

  整个小说物质气息重了点,精神上的东西还是少了。这个不能强求,完全是个人价值取向决定的。前半部分的内心描述还可以,后半部分就很弱了,忙于讲故事——结尾只讲述过程是对的,符合这个小说的意图。对话,请全部用冒号、引号,除非是概述和间接对话。小说我已替你修改到两人第一次在餐厅见面,你可以从见面开始修改。希望把后半部改得有气质一些,讲述的内容可以精一些,描述的部分再细一些,尤其对话要有精度;大多数对话是苍白的,用细微语言叙述更适合一篇有着精神意象的小说。

  某某兄,你好!

  读了来稿,特意去翻看了你的朋友圈动态(平时很少看),只为证实自己的判断。兄性纯实,直秉能广,文字和价值观规正,相信现在很多杂志会喜欢。我个人偏见,不喜欢单纯写植物、农事和实录类散文。相信好散文能创造许多不可能的事,不光是记录。曾被誉为散文“名篇”的《荔枝蜜》,再怎么俗,起码还有一点精神性的东西;现在的电视记录片已远超过这个水平了,不少电视解说词堪称佳作。文学(不光散文)不该做一个时代的可有可无的附属品。散文来稿,几乎谈不上原创性,大多数连句子还写不干净。

  兄信中谈到的现象,大家知道,懒得说。人类世界有一条规则,不能发布生殖外形(长得都差不多)裸露的照片,可以畅谈身体内部(千奇百怪)最隐秘最吸引人的东西——类似的话在我散文中说到过。所以,你知道的……一个用文字创造价值的人,不应被各种规则圈住,要有自己的发现。不要在乎别人怎么想、怎么说(包括我上面说的)。这是你的一生,你说了算。

  如觉得散文面貌已大变,请再赐稿!

  安心做喜欢的事,即颂安好!

  某某好!

  稿子不用了,非常抱歉。邮箱里每月来稿近千数论,平均两个月我只选取一两个稿子,最后结果也不是我能决定的。你投稿最好是投月刊,几率比双月刊大一半。我做事比较死板,可能也要求高,身边的好朋友都不敢给我投稿(起码也是减轻我的读稿负担)。二十年前,我们那届文学培训班里,你应该是优秀之一。我现在几乎不写了,偶尔刊发出来的是实在推不掉的约稿。等以后不做编辑了,再自娱自乐写一两本自己的书吧。

  天越来越热了,保重啊!

  某兄好!

  小说的确是用不了,我只说一个问题吧,供兄参考。

  作者的价值观,是个很要命的事,它决定一个作品的价值。比如过去的人事,用什么手法、视角去讲述会有价值,就决定于讲述者的价值观。

  六七十年代出生人,价值观早已定型,随着家庭、工作等一系列庸俗环境的影响而稳固,很难被影响和提升,看待问题有一种定向思维。我们年龄相仿,都有同样的阅读负担,那种负担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就像劣质涂料粉刷过的墙面,现在墙皮开始一片一片地剥离开来,落下一片一片的苍白;就算重新将它们粉刷掉,也会落下印记。这种劣质的阅读负担就会在创作中毫无保留地表现出来。刷墙,要懂得调配和技术,找到合适的颜料和刷笔——前提是提升涂料的质量,用现代的“视力”来发现其价值和美观性。

  只是举了个例,这个话题在一个邮件中很难细谈。我经常会跟身边的作者谈作者的价值观和文学的道德。这两点很重要。

  眼光定得高一些,落实到作品中才不至于太平庸。我不敢说理解你那种“放不下”的心情,只能说,同时代环境里出来的写作者,病根相仿。

  多读过去的文学精品,多读有文化差异的作品,多学习或尝试自己不能接受的事物。与兄共勉!

  某某好!

  ……

  小说人物、环境的典型性,相当于戏曲舞台上的程式化,是艺术样式美的基本功能。艺术家不是死守“规矩”的人。梅兰芳在程式的基础上,创造他独有的声腔还有舞台风貌,红娘手上一个棋盘,在他的演绎中可以舞出一段别人没有的棋盘舞(既是美的舞蹈,也是用来表现人物性格的),虞姬的美更有其他旦角演不出的美;还有,范瑞娟创造了表现人物悲冷境遇的“弦下调”,等等。

  职业原因,经常会跟作者提建议,如何修改。那只是在“程式化”(加了引号的)语境里的建议,使之在基础性上相对扎实。好作家会在典型性的基础上创造出独特的语言和人物。

  小说不用了,另投前还是应该好好改一下,要瘦身。以我的看法,前面两段不要了,从第三段开始,前面加一句“……”就行。

  某某好!

  你的小说,说一些个人的看法:小说读起来比较稀松,主要还是基本功的问题。语言和叙述能力比较弱,几乎没有读下去的动力,后面部分我只是大致读了。理发师的“乡愁”很淡,表达能力的原因,最后的被打伤也起不到应有的效果。“我”是次要的,只是作为叙事视角,主要叙事精力要放在理发师的状态或“乡愁”上(核心在于精神上的,现状只是小说的“肉身”)。小说缺乏表现力和语言上的虚空间,缺乏取舍的构架和必要的细节。建议你读读《小说稗类》这样的书,对你可能会有帮助。前几天野草微信公号推送过马原的《虚构语言和非虚构语言》也值得看一下。语言是一位小说作家最基本的基本功。你也是文学期刊编辑,更应该对自己高要求。

  ……这些词常见理论文章,是学生腔,没有表现力,也影响句子的流畅,尽量少出现在文学作品中。这是不会写句子的表现。

  抱歉我这么直接表达个人看法。我不认可这个小说,并不等于它一无是处。现在期刊上的小说好多也很差,连最基本的对话都不会写。你可以投别的刊物,很可能会被采用。真心希望你能写好。

  某某,你好!

  九0后真直接,开口就喊哥。以后直呼名字吧,这样平等。

  散文读了,基本功比较扎实,想像力好,我喜欢这样的作者。只是内容有点单薄,稿子只能不用了,很抱歉让你失望。假期有时间多出去走走。也谢谢你喜欢我的小书。

  还有,你不是胖,只是肌肉怀孕了,哈哈。不是有首诗这样写的吗:一白遮三丑,一高遮五丑,一瘦遮所有,一胖毁所有……好吧,是我瞎编的。讲真:穿着,体形,精神面貌,都要注重,这是为人立世的基本形象,是对自己和别人起码的尊重;作为一名写作者,文字更重要,文字要有可塑性,作品形象有质感和肌肉,不要胖……

  某某某好!

  小说的结构、进程、人物描写很现实;如果电视台就此拍个电视专访,肯定比你这篇好看,多几个人文关怀的镜头就更好了。你一大段人物描写,如何比得过电视一个特写镜头。好作家也可以把很现实的东西写得好看,有深度,《野草》推送过的《邻居》就是一个例子。小说的前程和价值,就体现在别的媒体做不到的那些地方。我几乎不敢给别人写评,上次你那篇小说的评论是真的有感而发,它有相对丰富的精神性,有艺术空白,有环境气味,同时也有故事和戏剧性。这就够得上一篇不错的小说,我推荐的就是这个原因。

  好或不好,是没有一个标准的,尤其艺术性的东西,尤其在一个非生态的文学环境里。你现在这篇小说,太实了,即便有人物有细节之类(文学讲求的是人物、细节之类的典型性),记录式肯定是最对不起“文学”这个名谓的。你可以投别的刊物试一下。下一个作品,期待你对语言的表现力有足够的重视。

[作者:《野草》杂志社]
[编辑:杨明]
[来源:中国崀山网]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中国崀山网/红网新宁分站
主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县政府  承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宣传部  hnylxww@163.com  电话:0739-4824966
(C)2011 www.langshan.gov.cn ,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