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气预报: 全文检索: 投稿邮箱:945588635@qq.com

 

 

 

 

 

 

当前位置:中国崀山网 > 崀山家园 > 崀山文学 > 小说 > 内容阅读
她的幸
 www.langshan.gov.cn 中国崀山网  2018年06月26日

  小李说她这一辈子最幸运的是造了个“好”字,一女一子,

  我和我弟弟。

  我并不很能理解这种幸运,但小李说我就很信。

  可能在我和她相遇相识相知十五年这一系列故事里,她的幸运太少,有时候被上帝摔上门,还不忘甩上窗。好事成双这种事,实在是很奢望。

  我实在是很愧对她的幸运,相反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我就是那扇在她面前被摔上的门,是她深深的绝望。

  她常或嘶声怒吼或语重心长对我说,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我很想,但我不能。

  我就像个年少气盛的艺术家,技法不熟便想在人生这张白纸上写出些让世人叹为观止的篇章来,结果一下笔便是败笔,或枯或涩,寥寥几笔润满的,又没法坚持到底。然后我就秉着所谓少年意气两袖一挥罢了笔,把那张不堪入目的纸揉成废品。

  她则是个没得选择的买家,对我给的好坏,照单全收。

  她很努力地想把我的人生捋平,讲尽了道理,发尽了脾气。也不是说毫无用处,至少我杂乱无章的初中生活渐渐步入正轨,但还是那个肆意妄为的性子,一个无心便把她的好意烧得一干二净。

  我同她一样恨我的油盐不进,吃准了她必须买单的结局,无所畏忌。

  我继承了她的剽悍,一动怒就气冲斗牛。几乎每次的和平谈话都以其中一方的暴怒终结,嘴上总是没有耐心地抱怨个不停,每次结果也不过是好生商量就能得出的求同存异,这种完全没有意义的拖拉我们却乐此不疲。百来平的空间哪装得下两头牛,结果往往惨烈。

  那些鸡飞狗跳的日子曾让我无数次产生离家出走的念头,却因为理智停住了脚。我知道我离不开小李,不管物质还是其它什么。

  我暗自和小李握手言和了。因为很心疼,一直以来她都是我的后盾,结果被我当成敌营。

  小李现在也不过十几公岁,除去坏脾气和刀子嘴,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她喜欢出其不意来一声尖叫,然后看着我们愤懑的眼神哈哈大笑;在老陈洗澡的时候她会暗戳戳指挥我弟把老陈放浴室外面的拖鞋扔进垃圾桶;她会突然对着我放个臭屁,然后看着我昏黑的脸窃窃得意;在我假期赖着不起的时候她把我弟放在我身上,然后任我弟对我拳打脚踢。

  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我的恶作剧天赋是基因遗传。

  我也有充分理由证明,小李是得用来宠的。她也不过是个老了点的少女。

  临考前我几次模拟考都不尽人意,我不敢告诉小李,然后放学回家追着她又亲又抱,一个劲说好笑的事,表面笑得没心没肺,实际上一半紧张一半愧疚,我真的特别怕我失误沦为笑柄,更怕小李被人戳脊梁。她虽然在我面前表示出的是万般嫌弃,但在别人面前我一直是她的骄傲。

  她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那点微不足道的好,把我的不好全都藏起来自己打碎牙并血吞掉。

  这点能耐。

  可我特别感动。真是恨不得把她亲亲抱抱举高高。

  考前几天她特别紧张,我差点误以为要考试的是她。她给我买了一只帝王蟹补营养,然后冲我特认真的说,你要是没考好都对不起我这只螃蟹。

  出息。

  我要是没考好对不起的只是这只螃蟹那就好了。但不是,是她,是我,是老陈,还有那么多对我殷切期望的人。

  考试两天她给我送饭。我朋友特惊讶对我说,你妈这么好。我无语凝噎,我到底以前对小李在外形象贡献了什么,让身边人对她误解颇深。

  我妈一直很好。我得再三强调。就算她常口不留德,但这绝不是她本意。所有妈妈都有自己的教育方式,我喜欢我妈这种相爱相杀的模式,多有个性。

  家里多些佳肴,我姥姥每次都叨叨是我妈特意给我带的。我相当的不以为意。是她给我的好太多,养成了我的理所当然,却从未想过礼尚往来,就算是爱也不能只留在心里。

  她特别喜欢我手,觉得好看,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我看了看,是还好。探头看她的,吓一跳。切伤、燎泡,有陈伤有新疤,衬在青筋凸起的手上,一眼看出是世间给她的沧桑。可我却什么时候有的都不知道。

  我对她忽视太多。她说自己什么都写脸上,却向来只报喜不报忧。我也无心留意,仿佛她的苦累都与我无关。

  可是很有关。她说我是她的幸,可我说,我是她前尘旧债累下来的不幸。

  有一件孩提时的事一直记忆犹新。我上幼儿园,她接我放学,老陈说来却临时违约,小李气不过骂了句,带厌。我有样学样,邀宠似的附和,爸爸带厌。本以为小李会夸我或者一笑置之,结果她面色严肃蹲下来说,不许说爸爸,宝宝要爱爸爸。

  她教我对所有其他人要友善,要爱,我尽力做到。唯独忘了她。

  那张太具欺骗性的嘴总很容易诱导我口出恶言,可她却从来不会有向任何人示软的一天,她教我爱所有人,却没教我要对她好一点,我逆来久了,她就学会了顺受。让我忘了愧疚。

  真是能忍啊小李同学,要是我女儿我早就把她扔了。

  谢谢她到现在还没把我扔进肚子回炉重造,我也就自在安个女儿的名分逍遥。

  当女儿就算有时候被教训也特别好,总归比当妈好。

  下辈子小李该是我女儿了,因为欠的总该要还。

  嘿嘿,那些我受过的棍棒一下都不能少,我没有在开玩笑。

  因为当女儿受的痛和当妈受的苦,不堪一比。

  所以,我最大的幸运就是帮她凑了个“好”字。也不全对,是我开的头,我弟凑的数。嘿嘿。也很有幸,被她当成她的幸运。

[作者:新宁一中初三24班  陈芝函]
[编辑:李开祥]
[来源:中国崀山网]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中国崀山网/红网新宁分站
主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县政府  承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宣传部  hnylxww@163.com  电话:0739-4824966
(C)2011 www.langshan.gov.cn ,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