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气预报: 全文检索: 投稿邮箱:945588635@qq.com

 

 

 

 

 

 

当前位置:中国崀山网 > 崀山家园 > 崀山文学 > 散文 > 内容阅读
生命的慧灯
 www.langshan.gov.cn 中国崀山网  2018年06月12日

  十五岁那年,成绩优异的我主动放弃了读高中考大学的梦想,改成去读可以包分配的中等师范学校,用别人的话来形容,就是弄到了一张“豆腐票”。于是,那年秋天,我便独自一人去到了一所外县的师范学校就读,那是我第一次离开娘的视野。从此,在那个完全陌生的城市,我开始了自己独立处事的人生历程。

  近万元的学杂费,对于别的家庭来说,也许不是过分的负担,但对于守寡的娘来说,却是比爬皂角树还要难的事情。为了凑齐我的第一期费用,娘已经是抹开脸面,东奔西走,踩烂了几多人家的门槛了。我懂得娘的不易,所以为了减轻娘的压力,我总是节衣缩食。寒假离校时,我决定去到一家辅导机构做辅导员,赚些外快。做辅导员,一天的工资是50元,这在当时可以换成我一个星期的生活费,因而,我格外珍惜那份兼职,直到小年夜的当天,培训学校关门打烊了,我才决定返回老家,陪娘过年。

  读书的城市离老家有一百多里路程。我清楚地记得,那天,当我挤上最后一趟开往老家的班车时,天空已经飘起了鹅毛般的大雪。班车在崎岖湿滑的山路上颠簸了几个小时后,师傅告诉我,因为风雪塞途,车无法再向前行驶了。我只能下车步行回家。时间已近黄昏,天也慢慢落下黑色的帷幕。凭经验,我知道此地离老家还有近三十里路程。如果换做平时,我不会畏难,可是在这样一个风雪交加的黄昏,况且其他乘客都早已在中途下车回家了,只留下我孤单一人的情况下,我的心里确实有些许害怕。可是,家还在遥远的地方啊。我只得鼓足勇气,硬着头皮往前赶路。靠着朦胧的雪光,我依稀还能辨认方向,于是,深一脚、浅一脚地踟蹰前行。

  夜已深。在路过一个悄无声息的山坳时,看着一座座突出的山包,好像都要像我重重压来似的,我的心里格外害怕,差一点就要掉出泪来。就在我为前途感到有些绝望时,突然,我发现了远处的一道灯光。“有灯,就有人家!”我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心里豁然轻松了不少。虽然,我知道远处的那盏灯光不属于我,但在此刻,我已把它当成了黑暗中的唯一依靠。我努力睁开眼远眺,借着昏黄的豆灯,我发现远处灯光之处确实有一户人家。远远地,我依稀还能听到几声犬吠。然后,那户人家的柴门也打开了,灯光更亮了一点,我能清楚地看到有一个身影匆匆走进了家门。我猜想,那人应该也是和我一样的归乡游子吧。那灯光一定是为他点亮,为他守候!黑夜里的这一盏原本属于他人的灯光,此刻,却正温暖着我孤寂的心灵。我不由得想到了老家的娘。我坚信,今夜,娘一定也在老家为我点亮着一盏灯,等候着我的归去。“前——方——有——灯!”带着这个信念,我忽然觉得脚下的路不再泥泞、不再坎坷,于是迈开了步子,朝着老家的方向一路前行。

  等到我一路跋涉,经过几个小时的折腾终于到家时,汗水早已湿透衣背。我推开门,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堂屋里翘首以盼的娘,她的身边正亮着一盏昏黄的灯!娘用慈祥的目光迎接着我的归来。“都说母子连着心,满崽,我就知道你今夜要回来!我在家里为你点一盏灯,你在外面赶路就不怕黑、不怕冷……”听着娘的絮叨,我想哭,可是我不敢哭。因为以娘守寡多年而养成的“打掉牙和血吞”的坚毅性格,我怕受到娘的责备。

  在我的记忆中,娘向来都是坚强的。她年轻守寡,靠着柔弱的身躯独自支撑着整个家庭。娘没天没夜地在黄土地里刨食,硬是养活了四个孩子,同时还勒紧裤带送我们读了不少的书。但娘从不说一个“苦”字,一个“累”字。在缺了父亲的我们兄妹眼里,娘,就像家乡的大山一样高大伟岸,永远是我们最坚实的依靠、最坚强的后盾。我清楚地记得,有一年双抢,娘为了抢时间,白天带着我们兄妹打禾,晚上一个人插秧,不休不停,连续奋战了一个星期,硬是收割、抢种了五亩多田。因而,那一年我们家的收成特别好,除满足了一家人的口粮外,还卖了两千多斤谷子。

  因为缺了当家人,又拖儿带女,娘的日子过得很是清苦,自然常常会受到他人的白眼。但善良的娘总是以一颗宽容之心待之。娘自始至终都信奉一句话“宁可亏自己,不能亏别人。”因为娘处世为人的大度和友善,久而久之,人们都从心底里生出了一份对她的深深敬重。他们都说,娘是个“霸得蛮、绵劲足”的女强人。后来,“宁可亏自己,不能亏别人。”也就成了我们兄妹处世为人的人生信条。

  但当时的我,毕竟还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见着了娘,我再也无法装出赶路时的坚强。在昏暗的灯光下,那一夜,我终于卸下了满身的疲惫,像小时候一样依偎在娘的胸怀里沉沉地睡了下去。

  如今想来,那一夜,与其说,是娘为我点亮的那盏灯让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娘的牵挂,还不如说,娘本身就是一盏亮在我心头的明灯:娘以她那一张宽阔的胸怀,给予了我一份抵御风雪和寒冷的温暖;娘以她那一生不屈服于命运的经历,给予了我战胜一切困难的勇气和毅力。

  是啊!娘在,家在。娘,是永远的牵挂;娘,是永远的依靠。从那以后,多少年来,无论是奔波于闹市,还是蛰居于乡野,每每遇到“黑暗”之时,我都会想起我的娘,铭记着娘的坚毅和善良,于是,一切的困难都在紧咬牙关的努力中迎刃而解。娘,成了我生命中一盏永不熄灭的慧灯,照亮着我前行的路。

[作者:谭贤伟]
[编辑:李开祥]
[来源:中国崀山网]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中国崀山网/红网新宁分站
主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县政府  承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宣传部  hnylxww@163.com  电话:0739-4824966
(C)2011 www.langshan.gov.cn ,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