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气预报: 全文检索: 投稿邮箱:945588635@qq.com

 

 

 

 

 

 

当前位置:中国崀山网 > 崀山家园 > 崀山文学 > 散文 > 内容阅读
美丽的清晨
 www.langshan.gov.cn 中国崀山网  2018年06月06日

  初夏,雨过天晴的早上,晨曦初露,空气清新,山峦叠翠,脆柳生烟。刚刚苏醒的小山城沐浴在柔柔的阳光下,鸟儿在树枝上跳来跳去,欢快地唱着歌,夫夷江水波光粼粼,静静地流向远方,路旁的石榴花开得正艳,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好一派祥和平安的景象。在乡里工作的我准时来到临时候车点,搭上去飞仙桥的专线车。

  售票员是位中年妇女,端庄大方,满脸堆笑,幽默风趣。车上坐着四五个乘客,彼此之间还很熟,于是你一句我一句地说说笑笑起来。

  “呀,这是到哪里了?”突然,蜷缩在座位里的一个老头惊叫了起来。老头大约八十来岁,须发皆白,瘦小羸弱,老态龙钟。身旁立着一根拐棍,脚边放着一个蛇皮袋,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许是天气热出了汗没换衣服的原因,老头身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酸臭味。听到老头的惊叫声,大家停止了说笑。

  售票员很是惊讶:“您老怎么没下车?您到底要去哪里?”“我前些天断了骨头,昨天亲家母生日,给她做了生,今天去骨科医院治骨头。”老头没头没脑地说了一通,听得大家一头雾水。这时,司机只好把车停下来,售票员则耐心地询问。终于弄清楚,老头本是莨山镇深冲村的,前些天摔了一跤,没有及时去诊治,昨天坐了将近五十公里的车到飞仙桥乡杨柳村去给亲家母做生,一路颠簸,引起受伤的地方疼痛难忍,便从飞仙桥坐车去城里医院看医生。由于对线路不熟,班车到站了没下车,又跟着车子坐了回去。“那您打算去哪家医院?”我把声音提高八度,大声地问。“到诊骨头的医院去。”老头茫然地回答。“怎么不喊您家人陪您呢?”“您知道去医院的路么?”“要是医生要您住院,您一个人奈得何么?”乘客们七嘴八舌地说着,老头更茫然了。这时售票员有了个主意,她说干脆帮他叫台出租车,要出租车司机直接把他送到县骨科医院去。这个主意不错。于是售票员凑到老头耳朵边大声说,“老人家,我给你叫个出租车送你去医院,要得么?”“要得,要得。”老头忙不跌叠地回答。“那你带钱了么?”售票员又问。“带了,带了。”老头马上摸摸索索从袋子里找钱,摸了半天,也没摸出一分钱。

  由于是早上,大家赶时间去上班,磨蹭了这么久,乘客们有点着急了。“这样吧,你去喊出租车,我负责搀老人下车。”我对售票员说。售票员飞快地去马路上拦出租车,我和另一个女士强忍着老人身上的汗酸味,一起扶着巍巍颤颤的老人下了车。这时售票员已经叫到出租车,正在和司机交谈。无非是请司机师傅耐心点,细心点,务必把老人送到医院。出租车司机应该也是热心人,不像其他司机,根本不载老人,更别说还是行动不便的老人。他明明看到乘客是个行动都不便的老人,仍然耐心地等待我们几个手忙脚乱地把老人和他的拐棍以及蛇皮袋一古脑塞进车里。这前前后后耽误了四五分钟,在早晨的黄金时刻,能做到这样,确实不容易。于是特别记了出租车的车牌号码:湘E——X8166。一切安排妥当,售票员又麻利地从钱包里拿出五块钱交给司机师傅,然后又再三叮嘱:“麻烦您了,请一定把老人家送到医院去。”“放心。”司机师傅微笑着说。

  看到售票员给老人出车费,我有点不理解:“他搭你班车才给两块五,你反倒给他出五块钱,还折腾这么久,耽误你发车……”“没事的,五块钱算不了什么,况且钱是挣不完的。老人手脚不灵便,我估摸着等出租车开到医院了,他的钱还没掏出来,到时候又会耽误那位司机师傅的时间,还不如我给他出了。”售票员微笑着说。乘客们听了,纷纷竖起了大拇指。

  太阳慢慢地升高了,把小县城妆扮得分外妖娆。霞光透过车窗玻璃,映照在售票员身上,映照在车里每一个乘客的身上,那么温馨,那么柔和。

[作者:李方晓]
[编辑:杨明]
[来源:中国崀山网]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中国崀山网/红网新宁分站
主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县政府  承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宣传部  hnylxww@163.com  电话:0739-4824966
(C)2011 www.langshan.gov.cn ,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