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气预报: 全文检索: 投稿邮箱:xnwxb866@163.com
当前位置:中国崀山网 > 崀山家园 > 崀山文学 > 人文历史 > 内容阅读
投 笔 向 南
——青年徐君虎与革命导师陈潭秋的往事
 www.langshan.gov.cn 中国崀山网  2018年04月11日

  一

  长沙育才中学的时光是紧张而快乐的。尽管龚心印的军事化管理有点让人吃不消,但他“强身健体”、“体为学用”的理念还是被人接受的;加上熊亨瀚等进步人士在教学中不断向学生灌输新思想,抨击旧势力。同时,他还不断经过选考推荐,让育才、长郡的进步学生源源不断的涌向当时孙中山所在的广东革命根据地,为民主革命输送了大量的生力军。在熊亨瀚看来,“读书岂是抬身价,学剑须当振国魂”(见《示弟》诗);他在《示生》诗中不无骄傲地赞扬他的学生:“衡云莽莽洞庭宽,人杰峥嵘矗两间。今日喜看新一代,闹翻天地造河山。”

  正是受诸如熊亨瀚等进步思想的影响,徐君虎在育才读书期间也不断关心起教室以外的“家国大事”。

  1922年春的长沙,春寒料峭,萧瑟肃杀。军阀连年征战,你方唱罢我方登场,刚赶走了“视湖南如私己、任意宰割变卖”的唐继尧,又迎来了唐生智、谭延闿、赵恒惕的相互倾轧和争权夺利,导致百业凋敝,民族工业式微衰落,加上外国势力争相涌入,本土工业乃至交通能源领域也被外国蚕食、挤压得喘不过气来。就拿当时的湘江航运来说,长沙的湘江码头上参与客运和物流货运的除了“国有的”的几膄破烂不堪的小木船,在湘江上横冲直撞的挂着各国旗号的大功率轮船比比皆是。毕竟民族自尊、敝帚自珍的长沙人比没有骨气的“软骨头”多,于是,外国船主纷纷使出绝招去抢客源。比如只要去买船票,同等价格,他还搭送一条羊毛巾来吸引顾客。这样一来,民族矛盾日益激化,并愈演愈烈,最后导致一场血案的发生。

  一天,一个“软骨头”为了一条小毛巾的小利,去买了一张日本的轮船票,被码头上的工人看到了,就过去把那个“软骨头”围起来一顿好打。“软骨头”为了寻求保护,便拔腿向日本轮船跑去。而码头工人们也穷追不舍,日本人为了保护自己的走狗,不惜向中国码头工人开枪射击,打伤了工人数名。

  第二天,全长沙沸腾了,无数仁人志士身先士卒带头发动工、农、兵、学、商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育才中学也成了一个小小的火药桶,校长杜心印、教导主任熊亨瀚暗地里支持学生参与游行和抗议活动。徐君虎第一个站出来,在学校召集了“育才中学声援团”,组织了100多学生汇入声讨日本列强的洪流。他们强烈要求惩办凶手,把外国人赶出中国,振臂高呼:“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并把“育才中学声援团”的旗帜挂上了日本船只的桅杆上,他们爱国无畏的精神鼓舞了长沙人民,活动持续了好几天,最后军阀赵恒惕出动军警镇压,事态才勉强平息。

  声援事件因徐君虎“带头肇事”受到警察局的清算,警局要求校方彻查并予严惩。杜心印和熊亨瀚合议推荐徐君虎报考湖北的旅鄂湖南中学,以避风头。

  这旅鄂湖南中学是1912年4月1日辛亥革命领袖黄兴早年依托湖北武昌蛇山南麓(今武昌阅马场红楼后山)的“湘军祠”(是曾国藩为了给自己的“湘军”死难兄弟招还亡灵而建)创办的,黄兴早年任命辛亥革命的主要策划和参与者、中国同盟会湖北省分会支部书记、他的秘书肖志仁任校长,还创办了校企“湖南强国工艺厂”,为革命和办学校筹措经费。学校以招收湖南进步青年子弟为主。

  由于黄兴、肖志仁的影响力,加上学校课程设置新颖、教学方法新潮独特,又有后来成为“黄埔三杰”之一的贺衷寒等一大批有志青年考入黄埔军校和其他高等学府,使学校声名鹊起,被认为是“人才的摇篮”,引得众多湖南青年慕名来考。1916年黄兴病故后,因为学校有湖北湖南商会支持和雄厚校产,湖南省政府一直作为官办学校管理,校长人选要督军钦定。正因为学校名气很大,进校门槛也水涨船高。

  徐君虎为了摆脱湖南官方的纠缠,正式将“徐虎”改名“徐君虎”,并以此名如愿以偿考上了湖北旅鄂湖南中学。

  徐君虎是怀着虔诚的心态进入“旅鄂”的。因为熊亨瀚告诉过他,这里不仅是三湘四水优秀青年的集散地,而且集中了两湖优秀的师资。老师中最著名的有陈潭秋和董必武,他们因为有共同的信念和追求于1919创办了武汉中学,自此武汉中学成为宣传革命、鼓舞青年、传播马克思主义的中心;次年陈潭秋、董必武、包惠僧、张国恩等在武汉正式成立了共产主义小组,创办了进步刊物《每周评论》;陈潭秋、董必武同时又在旅鄂湖南中学上课,他们广泛联系武汉地区的学校,发动进步青年组建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因此,旅鄂湖南中学已经成为进步青年的大本营。

  但是,让徐君虎大跌眼镜的是,旅鄂湖南中学在军阀当道期间,天高皇帝远,监管不力;加上任人唯亲、人为我用,教师的质量也远未如前。这让满腔热情、慕名而来的徐君虎和他的同学们怎么容忍得了?!

  事件从一节国语课发端。

  鸦雀无声的国语课上,衣冠楚楚、迈着八字步、蓄着八字胡、带一副深度眼镜的王老夫子走了进来。这节课讲解《丙午东京送友》,当朗读完后,他居然洋洋自得地解释起“东京”来。

  “同学们,这东京在‘古之汴梁,今之开封’。”这王老夫子正在兴头上,还买弄起他的见多识广来,“这开封可是八朝古都,宋人柴宗庆的名句‘曾观沧海难为水,除去梁园总是村’,讲的就是汴京。我们不妨跟着作者的足迹走进那个盛世的‘清明上河图’,兴许会遇到包青天,兴许会遇到李师师,或者混迹青楼、奉旨填词的柳三变……”

  “先生,你讲错了!”突然一个响亮的声音打断了王先生的话语。

  大家循声望去,无不愕然的看着他。

  “我哪儿错了?”王先生羞恼成怒,瞪大眼睛厉声问道。

  “当然错了!”徐君虎站起来,“《丙午东京送友》是辛亥先烈轶诗,地点是在日本首都东京,怎么跑到开封东京了?”

  “哈哈哈哈哈……”教室里顿时乱成了一锅粥,充满了嘲讽的笑声。

  王先生被噎得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最后把个手指向徐君虎,欲言又止,跺着脚,把课本一夹还没等下课铃声响起就甩手离开了教室。那边王先生前脚刚走,这边徐君虎和另一个叫陈协平的同学也就组织同学们签名,拟好了“让学校把误人子弟的庸才草包赶出校门,大胆启用一些真才实学的良师”的请愿书。等他们赶到校长室陈明情由,校长室外的过道上就贴出了一张布告:

  查学生徐君虎、陈协平课堂上故意带头滋事,辱笑师长,实为校规所不容。特给予警告处分,以儆效尤。

  此布

  校长 杨继雄

  徐君虎看了,气得两手颤抖,二话没说,“嗤啦”一声就把布告撕成碎末,揉成一团纸球,毫不犹豫就冲进了杨校长的办公室。陈协平也紧跟在后,班上其他同学也呼啦啦来了几十个,以表声援。

  “杨校长,你任用草包,误人子弟。此其一错;不做调查,任意处罚。可谓一错再错!”徐君虎把那一团揉碎的纸球扔到杨继雄的桌上。

  杨继雄像一个肉球塞在一把太师椅上。见学生们找上门,心里不免有点发毛。他没有底气的向他们喊:“怎么?你们想造反啊?!”

  “我们反映正当诉求!”陈协平也加大了音量。

  “赶紧给我出去,再胡闹,我就把你们都除名了!”见势不妙,杨继雄想吓唬学生们。

  “好啊!有这样糊涂的校长才有那样庸碌的老师。”陈协平拉起徐君虎,“走,我们到督府衙门告他去!”

  一行人说走就走,来到湖北督府找到吴佩孚在鄂的死党肖耀南。但被告知;

  旅鄂湖南中学受湖南管辖。

  他们一合计决定趁早去长沙找赵恒惕告状。同学们推举徐君虎和陈协平做代表,还为他们筹够了往返的盘缠。

  “哐当哐当”坐火车一路颠簸赶到长沙,徐君虎无心看看街边是否依旧的风景。他和陈协平赶往督军府,听说是湖北赶来的学生,赵恒惕也没敢怠慢。他最近被大大小小的罢工、学潮扰得茶饭无思,再说这杨继雄还刚刚被他狗血喷头地赶走。心想,赶紧打发这些小少爷走吧。

  “你们不好好在学校读书,到处告什么状啊?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啊?”赵恒惕慢条斯理的看着两个“愣头青”。

  “督军大人,旅鄂湖南中学是黄兴先生创下的名校,有人在给他抹黑啊!”徐君虎痛陈要害,“校长任人唯亲,招了一帮庸庸碌碌的老乡、亲戚,误人子弟,我们据理提出来,杨校长不但不调查,反而处理我们学生。”

  “好了好了。”赵恒惕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你们校长不好,我给你们把校长换了吧”

  徐君虎和陈协平愕然的互相看看了看,同声狐疑地说:“真的?”

  “督军也有戏言吗?”赵恒惕扬了扬手,“回去吧,别再给我找麻烦了!”

  原来杨继雄恶人先告状,先他们一步来到长沙,被赵恒惕臭骂了一顿。为稳住大局,赵恒惕撤了他的校长职务,调回长沙一个中学当校长,已派了一个叫姚雨平的接替校长去了。

  这天,徐君虎和陈协平回到学校,教室里却空无一人;他们找到操场,只见一个戴金丝眼镜、手柱文明棍的中年人站在台上大放厥词:“我们学校有少数害群之马,他们侮辱师长、蛊惑同学,他们是会走到邪路上去的,希望大家不要上当!”

  台下已经叽叽咋咋,开始蠢蠢欲动;徐君虎听到这里,两眼喷血、青筋暴涨,他一个箭步窜到台上,一手叉腰,一手狠狠地指着姚雨平:“你给我说清楚,到底谁是害群之马?!”

  姚雨平被突如其来的阵势吓懵了,连忙把目光洒往台下,寻找声援。没想到这时台下突然有人喊:“打他个狗娘养的!”声音由少及多,进而形同一股洪流,锐不可当。

  姚雨平连滚带爬,逃到台下一张凳子后面,低着头全身瑟瑟发抖。几个随从赶紧把姚雨平搀走了,边走边往后瞧瞧,生怕遭遇不测。

  姚雨平连夜买了火车票逃往长沙,向赵恒惕复命陈情。赵恒惕此时正想着如何对付谭延闿 ,坐稳他的督军之位,哪还有心思听他细说。连好话都没打发安抚几句,就把他赶走了。接着派了个品学兼优的新化人邹漫芝去当校长,还一再叮嘱要为徐君虎、陈协平“平反”。事件至此,以学生大获全胜告终。不仅使旅鄂湖南中学澄空净气、蔚然成风,还让徐君虎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为他进一步组织领导学生运动,进一步走向进步、走进党团组织积累了经验,奠定了基础。

  徐君虎就像长江风雨里飘摇的小舢板,向着蛇山南麓的蛇山码头坚定地驶来……

  二

  1925年3月13日,这是军阀吴佩孚统治的湖北督军府历史上耻辱的一天。

  这天大清早,长江边上的黄鹤楼最顶层的横额上出现了两条醒目的标语:“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吴佩孚”。因为驻足来观的人越来越多,引起了警察的注意,督军肖耀南也亲自跑了过来,他先叫了几个警察往上爬,可怎么也够不着;只好运来云梯,一帮人扶的扶爬的爬。可那是用鸡蛋清抹上去的,怎么轻易撕得下?前前后后一折腾,大半天才把标语撕下来,却招来无数市民看热闹,还引来多次哄堂大笑。肖耀南气急败坏,很多警察开始往人群里穿梭,寻找可疑的目标。

  “君虎,你来一下。”见警察异动,而徐君虎又在起哄大笑,旅鄂湖南中学社会主义青年团的负责人廖如意向徐君虎使了个眼色,拉着他就往人群外走。

  这时几个警察跟了过来向他们大声吆喝:“站住!为什么急着就走啊?不再看看热闹吗?”

  “看什么热闹,我们要上课了。”廖如意很镇静地说,“我们是附近旅鄂湖南中学的学生。”

  “小子,你不是在带头大笑吗?”一个警察用木棍指着徐君虎,接着就朝他的头部打过来。

  徐君虎也不示弱,一闪身反手就把那警察的棍子夺下来。另一个警察要上来帮忙,廖如意赶紧息事宁人,拉住警察的手说:“你们动作滑稽,还不允许别人

  笑吗?”

  两个警察理屈词穷,也未再纠缠。廖如意假意抚慰一番,赶紧拉了徐君虎撤离了是非之地。

  廖如意比徐君虎高一届,又是学校共青团的负责人。向来以冷静说理服人,在学生中威信很高。他正准备按照武汉地下党负责人陈潭秋老师的意见发展已经被选为学校学生自治会主席、汉口学生联合会负责人之一的徐君虎加入共青团。而恰恰这次“黄鹤楼标语事件”就是武汉社会主义青年团所为,他当然不希望徐君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无谓的牺牲。

  1925年3月13日晚,夜色低垂,还未长满的月亮仿佛一个泪人不住的抽泣,洒在洪山的一片红树林里的月光也阴冷阴冷的。这片红树林是武汉地下党和共青团组织碰头和议事的老地方。这天,除了董必武、陈潭秋,还来了很多工、农、学、商界的领导人,大家装着散步走进了红树林,然后留好岗哨,就开始议事。陈潭秋首先代表武汉社会主义青年团组织宣布吸收徐君虎为团员的决定。一阵掌声鼓励以后,气氛转而凝重起来。陈潭秋向大家宣布了一个令人震撼的消息:昨天,伟大的民主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不幸患病逝世了。为了纪念追掉先生,武汉各界拟定在15日举行盛大追思纪念活动。

  “我们就是要把活动办得声势大一点,让北洋军阀看到民主共和的力量,看到人民的期盼!”陈潭秋穿着蓝布长衫,走近与会的同志,做了一个环抱的姿势,“我们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甚至可以把士兵也拉进来。”

  听到让督军府的士兵也参加,这时底下开始议论纷纷,有说好的,也有担心会束缚手脚,不利于不同声音的表达。

  “我认为下级军官和士兵不同于军阀,他们也来自于贫苦大众,他们的参与对我们团结多数,壮大声势有好处!我们正好利用这次机会鼓动他们反帝发军阀呢。”徐君虎看到大家意见不一,站出来公开支持陈潭秋的主张。

  场面慢慢变得平静起来。月色西斜,大家就主要事项表决过后,又稀疏地走出树林。

  15日这天,武汉三镇的大街小巷到处贴满了“欢迎士兵兄弟参加孙中山先生追掉大会!”的标语。现场,武汉工、农、商、学各界代表数千人早早就到了

  会场。不一会,肖耀南手下的数百名士兵和下级军官由他的副官带队,也列队进入会场。主席台上,正中间悬挂着孙中山先生的巨幅遗像,两盘摆着青松翠柏、挽联和花圈。显得异常肃穆、庄严。

  会上,各界代表上台演说,以极其沉重的心情表达了对总理的怀念,痛斥了帝国主义和军阀对中国人民的残酷剥削和压迫。号召人们要提高觉悟奋起抗争。演说者声泪俱下,听众也被感染的低声啜泣,徐君虎在场下看准了时机,突然他站到一条凳子上,对着士兵们慷慨激昂地说:“士兵兄弟们,你们听到了吗?你我都是穷苦人民的儿子,我们堂堂四万万同胞却受着帝国主义的欺凌,看看我们浩浩长江之上有多少外国的轮船,看看我们武汉有多少外国的商号,我们的矿山、我们的铁路,却是外国人在践踏!我们的军队,为什么只见中国人和中国人互相残杀,却不把枪口对准国外?!”

  说到动情处,他撸起袖子振臂高呼起来:

  “孙中山先生永垂不朽!”

  “继承中山先生遗志!”

  “民主革命万岁!”

  “打倒帝国主义”

  “打倒军阀吴佩孚!”

  刚开始士兵们也群情激奋的跟着喊,当喊到“打倒吴佩孚”时猛然醒悟过来,戛然停住;副官一听不对劲,立马吹起哨子,然后对部下喊:“把刚才演讲的给我抓起来!”士兵们任凭长官歇斯底里的喊叫, 没有一个配合。而徐君虎早已一溜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武汉不仅是辛亥革命的发祥地,而且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也是共产党组织活动频繁的地区。1925年5月30日,上海2000多名学生在租界散发传单,抗议日本纱厂资本家镇压工人罢工、打死工人顾正红,并要求收回租界,却遭到被英国巡捕逮捕一百余人。下午万余群众聚集在英租界南京路老闸巡捕房门首,要求释放被捕学生,高呼“打倒帝国主义”等口号。英国巡捕竟开枪射击,当场打死13人,重伤数10人,逮捕150余人,造成震惊中外的“五卅运动”。消息传到武汉后,武汉三镇的工人、农民、学生、商人于6月1日举行了游行示威,声

  援上海的工人和学生的爱国行动。队伍走到租界,同样遭到租界巡铺的枪杀,好几个勇士倒在血泊中。这就是著名的“汉口六一惨案”。惨案发生后,武汉全市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商家罢市。徐君虎和他武汉学生联合会的各级负责人,组成演讲团,到街头演说,把血案的照片公之于众,动员全市人民奋起抗争,为民族利益、同胞之死讨要说法。武汉市民全力配合,运动深入人心。肖耀南极度恐慌,一边寻求解脱,一边派出警察、密探搜罗证据,把活动策划和积极分子列入了黑名单,随时准备暗下黑手。

  7月8日这天,武汉学生联合会召集各学区的学生会负责人在一家杂货铺的二楼开会,商讨走出武汉与上海、广州、北京学生联动的事情。

  徐君虎走入武昌城内一个小巷,拐过一个角,就是杂货铺了。好在他有点经验,他带了个鸭舌帽,把头压低了用两眼的余光向街边张望,只见街的尽头有可疑的便衣鼠头鼠脸的东张西望;他又回头看看,还是有几个人跟着。他们的行动被盯梢了,最近自从“汉口六一惨案”后学生爱国行动的加剧,肖耀南叫他的警察严防死守防止学生串联、集会。这要是前脚一进门,必然被一锅端了去!他一闪身进了一个小胡同,迎面碰到一个挑着竹篮卖菜的老者,他灵机一动要把老者的篮子和菜全买了。可钱不够,少了百把块钱,他又把自己的外衣和帽子给了老者,老人同意了。但当转念他提出要老人那顶破旧瓜皮帽和油渍渍的围兜时,老人依然觉得赚了还是同意了。徐君虎挑着菜篮子一路吆喝着朝杂货铺方向走,见了开会的学生就叫他们撤;为了堵住后面赶来的学生,他又挑着菜担折转身,直到全部堵住安全撤回为止。

  见大家安全散去,徐君虎的心总算平静了下来。看着天边的云彩悠忽飘转着,街口居民区的烟囱里冒出袅袅的炊烟,他学着卖菜佬的用又尖长又浑厚的男中音俏皮地喊:“上好的青菜哦,不要钱啰——”引来一帮好奇而又贪便宜的老妈子嘻嘻哈哈的哄抢……

  三

  1925年盛夏的一个夜晚,还是洪山那片茂密的红树林。蝉声听似就在头上的树叶尖上或是脚边的草丛里肆无忌惮地鼓噪,可伸手去碰时又到了远处,分明

  没见它爬动或者跳起;还有那“咕咕咕咕”的猫头鹰的叫声,你走一步它大概在30米开外的样子,离人总有那么一段距离,鬼使神差的,好像有意作弄你。

  这里每晚总有那么多闲来散步的人,要找一个清净的地方,必须相约到林子深处。徐君虎和廖如意一前一后的走着,在凉亭与等在那里的陈潭秋老师会合。然后三个人向树林深处走去。

  月光稀稀疏疏地筛落在密林里,依然看得出陈潭秋老师一脸严肃的样子。他把一只手轻笼在徐君虎的肩上,无限深情而又无比喜悦地说:“君虎,你成长的很快,你短短几年,思想上不断走向成熟,行动上冲锋在前,像一把尖利的钢刀令敌人胆战心寒。你这种无私无畏的精神,足以证明你是一个合格的国民党党员。在国共合作期间,能有你这样的战友,我们感到无上光荣!”

  徐君虎已经在当年加入了国民党,当听到陈老师以共产党员的身份说出这番话时,他意识到了陈老师可能有重要信息告诉自己。他伸出手,紧紧的握着陈潭秋的双手,眼里饱含着信任与期待说:“陈老师,你为中华民族抛头颅、洒热血的时候,我们都还只在革命的襁褓之中。我所做的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工作离国共两党党员的目标还差得远呢!革命就有牺牲,就有成败,我也慢慢习惯了——陈老师,有什么情况,你只管说吧!”

  廖如意也走了近来,拉着徐君虎的手。他们从赶走前校长杨继雄那会起,就成了知根知底、患难与共的战友。

  “据我们党掌握的可靠情报,因为你在多次运动中的突出表现,已经进入了肖耀南首批暗杀的黑名单。”陈潭秋把徐君虎的手握得更紧了,“为了减少不必要的牺牲,保存更多优秀的革命种子,我们武汉共产党小组研究,尽快派出南北两支学生宣讲团,分头行动,既要完成宣讲和串联的任务,又要让大家安全撤出武汉。你任南方团团长率领宣讲团成员五人先赴上海找到社会主义青年团的负责人恽代英同志,他会妥善安排你去广州见陈延年同志。你们都是中国革命赖以倚靠的有生力量,希望你们到南方革命的大熔炉里好好锻炼,将来为革命做更大的贡献!”

  说到这里,陈潭秋眼里也噙满了泪水,眼前的徐君虎,他太有个性了,太有湖湘男儿的霸蛮劲了,简直是一只不知畏惧的虎犊子!只要稍加烧煅,这必然会成为国之重器。人才难得啊!

  陈潭秋把自己亲笔写给恽代英的信给了徐君虎,又无限爱怜的看着他说:“虎子,我明天因为有事就不送你们了,其他几个人由廖如意负责通知,越快越好,车票也买好了,再晚就不一定能出得去了。来日方长,干革命没那么多儿女情长,相信我们有再见面的机会!”

  说完,陈潭秋在原地转过身,示意徐君虎和廖如意先走。当陈潭秋翻转过身,只见月光下的一个空坪里,徐君虎还依依不舍的站在那里,早已泪眼滂沱的他倒退着挥挥手,又向陈潭秋深深地鞠了一躬……

  在南下的列车上,徐君虎和他的宣讲团成员们,一刻不停地利用列车的载体把“五卅惨案”和“汉口六一惨案”的真相告诉旅客,还展示了不少翻拍的图片,引起不小的震动。下得车来,他们找到恽代英作了汇报,还与上海学联、工人组织互通情况,如约与武汉同期举行罢工、罢课活动;接着,他们经恽代英介绍,前往广州拜会中共领导人陈延年。陈延年安排他们与广州学联和工人组织领导人见面,并交换了联动的意见。事后,陈延年向时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副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第二军军官学校政治教员的李富春推荐,让徐君虎投考该校,并顺利考进该校学习。自此,徐君虎正式投笔从戎,开始了他职业革命艰难而壮怀激烈的多彩人生。

  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军官学校的前身是“建国湘军讲武堂”。校址在广州,讲武堂开办后第一期学员与黄埔军校第二期合并。1925年,“建国湘军”改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军长是谭延闿,这是国民政府北伐和讨伐湖南军阀赵恒惕最重要的武装力量。此后成立第二军军官学校,为该军培养基层军官。时值国共合作时期,毛泽东是国民党的中央委员兼宣传部长,经常来到该校演讲上课,介绍国际形势和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历史,分析中国社会各阶层的状况,并教唱革命歌曲,以提高军官的政治素质。军官学校的校长是原任湘军讲武堂的堂长陈嘉佑,他一直支持、同情革命,同意共产党的主张,所以他经常欢迎共产党员身份的李富春、李六如等到学校上课。第二军后来在苏联驻中国总顾问鲍罗廷支持下成立第二军教导师,陈嘉佑任师长,装备了苏式武器,师部基层骨干全部来自二军军官学校,成为第二军最精良的主力。1927年5月,第二军扩编为第二军和第十三军(后改为十四军),第十三军几乎完全在原教导师基础上组建而成,陈嘉佑任该军军军长。蒋介石叛变革命以后,陈嘉佑与蒋介石分道扬镳,与李济深、蔡廷锴、蒋光鼐等坚定走上反蒋道路。徐君虎从苏联留学回国后也一直忠心追随,除了军官学校难舍的师生情谊而外,与双方的政见、主张英雄所见略同不无关系。这是后话。

  徐君虎如鱼得水,仿佛20年的等待都是为军官学校蓄势而来,他是那样如饥似渴地潜心于军事和政治、文化的学习,以致于当1925年冬共产国际和苏联政府为纪念孙中山先生逝世,在莫斯科开办孙逸仙大学(通称中山大学)免费为中国培养军政干部,面向国内国、共两党招考优秀青年时,徐君虎以品学兼优的成绩被列入了屈指可数保送名额的榜首,并于当年底踏上了长达一年多的异域莫斯科的镀金深造之旅。

[作者:何  石]
[编辑:杨明]
[来源:中国崀山网]

相关新闻

  • 省市媒体集中采访新宁县脱贫攻坚工作
  • 小学生剪纸庆“六一”
  • 新宁藕塘小学举办“庆六一” 系列趣味活动
  • 麻林瑶族乡中心学校党支部扎实开展党建活动
版权所有:中国崀山网/红网新宁分站
主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县政府  承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宣传部  hnylxww@163.com  电话:0739-4824966
(C)2011 www.langshan.gov.cn ,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