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气预报: 全文检索: 投稿邮箱:xnwxb866@163.com
当前位置:中国崀山网 > 崀山家园 > 崀山文学 > 人文历史 > 内容阅读
徐君虎初识夏明钢
 www.langshan.gov.cn 中国崀山网  2018年04月11日

  出生于湘军千总之家的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民国“老虎县长”徐君虎一生峥嵘坎坷、充满传奇。

  他少小离家,求学求真,曾与邓小平、蒋经国等在莫斯科同窗共读。回国后因在苏的反蒋言论被捕入狱;辗转出狱后参加李济深领导的反蒋抗日第三条路线;蒋经国归国主政赣南后又盛邀其共推“新政”。历任新宁、邵阳、大庸县长,尤其在邵阳侦破官匪勾结的“永和金号案”,震惊中外,被誉称“老虎县长”。

  他是抗日急先锋,又是湖南和平解放的摇旗者!

  他是共产党的挚友,是百姓的“青天”。

 

 

  山 城 邂 逅

  ——民国“老虎县长”徐君虎初识“五四”枭将夏明钢

  

  时光荏苒,伴随着习武、打猎和父亲征战的故事,徐士燕(徐君虎小时候的名字)一天天长大了。只见他方头宽肩、虎背熊腰、手脚粗壮,像一头彪悍的虎犊。但他并不鲁钝,行动起来活像一只矫健的燕子,下河捉虾、上树抓鸟无所不能。年纪长大了,但他有个古怪脾气却改不了——他最不喜欢洗脸,每次洗脸都是家里几个人上阵强行摁住才行。所以,母亲总是趁他睡眼惺忪时轻轻擦擦。又一次,擦脸时把他弄醒了,他跑到池子里抓了一把黑泥把个脸擦成个“包黑子”,弄得全家人为此哭笑不得……

  徐君虎的父亲徐登云自己没读什么书,骑马扬鞭打天下,凭一叠叠军功章混了个六品千总,至北洋军阀割据时期,他终于可以凭着一生的积累回乡过上衣食无忧的上等生活了。所以他要把自己遗失的要在儿子身上找回来。尽管县城里已经开始了新学,但他就认准一个理:学好“四书五经”八股文,不中状元也能顶

  过几个烂秀才。所以,他在自己家里的偏房里,集拢几个直系子侄,从西乡请了一个秀才王楚雄在自家办起了私塾。这王楚雄远近名头很大,考了几年举人不中,但文章却十里八乡人人称颂。以究理、鞭辟、入法、尖刻闻名,西乡一带凡他写的状子,十有八九能赢。平心而论,像王秀才这样腹有诗书,但时运不济的人不只是《儒林外史》里才有,实际生活中的确比比皆是。只是,王秀才没有范进那么执着,他上有老下有小,必须找门职业养家糊口。原来靠给人写状子混点钱米,但这差事容易得罪人,地方几个人抬头不见低头见,还常有原告被告都找上门,那可真是“既做司公又做鬼”。自从被自己的一纸状子输了官司的本家砍了几扁担后,他就发誓金盆洗手再不干那营生了。所以当徐府差人来请他当私塾先生,他二话没说也就答应了。

  按照王秀才向徐登云的承诺,他在2年内完成启蒙教育后,再用5-8年要完成全部科举考试的内容,既能识字断句、背诵《四书》《五经》《唐诗全解》等国学经典,又能解文作对、写八股文、试帖诗,完成从秀才到举人,甚而进士的递进,成为登科上榜、光宗耀祖的栋梁之材。即使后来新学盛行,废止了科举制度,徐登云依然一根筋地认为那些“之乎者也”的国学输灌,远比新学实在、牢靠得多。

  时间在慵懒、虚无中默默地溜走,善思而聪慧、叛逆而好动的徐君虎慢慢长大了,威严的父亲、刻板的先生,日复一日机械、重复的满堂灌和与世隔绝囚笼般的生活,让他越来越不适应,越来越想到了抗争与逃离。徐君虎特别喜欢打猎,他家有五只猎犬,他记得小时候父亲还专门给他买了条猎枪,每当父亲叫上猎犬上山时,只要自己提出来,总会得到准许,每次出猎犹如一次征战,父亲总会叫上长工短工,前呼后拥、大呼小叫,前锋、后备、左翼、右应,个个都有职责,人人都有分工,一次猎狩下来,大到豹子麂子,小到獐兔雁鸠,战利品十分可观。最振奋人心的时刻莫过于亲自操刀把动物的皮剥下来,再一块块将它们的肉切成碎块,丢进呲呲炸响的油锅里,然后翕动鼻翼闻那袅袅升腾的异香……可是,这一切童年的记忆,已经久违了,他只要向父亲提出来,必然是一顿作古正经的训斥,然后就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洗脑教育。因而,他宁可把异想烂在肚里,也不自讨没趣。

  逆叛心态的膨胀,直接导致了他对先生王楚雄的发难。

  徐君虎13岁那年,有次王先生正在讲解战国庄周的《庖丁解牛 》,当读到“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响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 文惠君曰:‘嘻,善哉!技盖至此乎?’”的时候,那忘乎所以、沉湎其中的快意叫人击节叫好。但徐君虎却冷不丁站起来,敲了敲桌子大声问:“先生,严羽《沧浪诗语·诗法》有云‘意贵透澈,不可隔靴搔痒’。请问你解过牛或者看别人解过牛吗?”王秀才愕然一怔,脱口而答:“士燕,我还真没见过别人解过牛——”

  “你也常教导我们不要装腔作势、道听途说,凡事身临其境,才能印象深刻。你是否可以带我们去打次猎,我们打只野牛我亲自剥给你看看。”

  见徐士燕这么一说,其他人也跟着起哄起来,有点奚落揶揄的味道了。

  王秀才反而镇静了。其实,这王楚雄尽管命运不济、屡不及第,但毕竟阅历丰富、见识不浅,他知道孩子们渴望有张有弛、宽严相济的学习环境,但无奈自己是收人钱米、受人之托,尽管也知道方法不妥,与新学格格不入,然而他还是坚信自己的能力和学养,绝不会敷衍了事、误人子弟。于是,他干脆把课本丢在讲坛,异常平静地走近徐君虎。

  他摸了徐君虎的头,无限深情地说:“孩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是历史的法则。我希望以后的你们不要像先生一样固守在山乡一隅,不要像我一样除了‘之乎者也’什么也不会,你们也可能知道现在县城已经流行新学了,从课程的设置到教材内容都有了改进,不久乡村也会推广的。其实,外面的世界才精彩呢!当下各种势力粉墨登场,正是英雄用武之秋!我教你们的东西尽管不全面,科举也废止了,但还不至于耽误你们。所以,你们有条件的,一定要争取到邵阳,到长沙去读中学,然后考上更远更好的大学,甚至可以出国留学!”话说到这个份上,王秀才也算是竹筒倒豆子了。说完,一股莫名的酸楚涌上心头,新学的推行之日就是他的失业之时啊! 徐君虎近乎低落、悲观的迷茫人生,完全被王楚雄的一席话廓清得透亮。他开始关注起三渡江以外的新闻,关心来自县城的小道消息。其实他的母亲的外家是县城的大户人家,他舅舅还在县城开着商铺做着大买卖,只是10里外的县城对家教甚严、负学在身的他来说,仿佛依然在千里之外。因而,他多么盼望年终早点到来,因为只有那时父亲才会给王先生和自己放十天半月的假。

  期盼是艰难的,也是幸福的。1920年2中旬农历腊月快过年时终于放假了。徐君虎向父亲千般应承万般保证,最后求得过年前在县城金石镇外婆家小住几日的机会。 这几天,徐君虎赶上了新宁历史上一件彻骨痛心的大事,也见到了一个他人生道路上刻骨铭心的良师益友。

  本文开篇提及新宁县因为与太平天国的千古恩仇而成就了“隔墙两制台,隔河两提台”、六品以上文武大员达240人之多的官宦盛景,这些达官贵人栽下门前大树之后后人们心安理得过起安稳日子,更有忘本变质的残渣余孽做下新宁人民不齿、遗臭万年的龌龊事。刘思均便是其一。

  1919年,国民党新宁党部部长李香岩与原岳麓书院教员、新宁劝学所长刘其光等主持县教育会、劝学所,而县财政和全县学产被官商合一的地方豪绅刘思均所把持。他结党营私,变卖学产,克扣学款,以饱私囊。其所作所为,早已为县人愤慨不平。以刘其光为首的有识之士,不畏强暴,挺身而出,仗义执言,以“学产不能独立,教育莫由振兴”为由,开展学产独立的斗争,要求清算积年数目,将教育经费划为独立。此事触及刘思均等官僚集团的私利,他们如临大敌,极力抵制,捏造“异党夺权”的谎言,派遣心腹到湘军二区驻地武冈,勾结二区司令、军阀周伟来县,将刘其光杀害。

  刘其光遇害以后,李香岩等毫不畏惧,坚持斗争,到处张贴传单揭露敌人的罪行,发动社会各界群起声讨。在全县人民的愤怒声讨中,周伟灰溜溜地溜回武冈,刘思均也携眷化名外逃,全县学产终于争取到独立,教育经费得到应有保障。最后时任省政府主席谭延闿迫于压力只得将周伟撤职查办,杀害刘其光烈士的凶手之一蒋忠吾被公审处决,刘其光先生被杀害一案也在多年以后昭雪。

  徐君虎也就是在县城的这些天里,融入学生和老师组成的示威游行队伍,同仇敌忾地要求政府将学产独立,并严惩主谋和残杀刘其光的凶手。在游行和声讨现场,他见到了“五四运动”学生层面的主要策划者和领导者之一的堡口冻江口籍著名学生领袖、北京工业专科学校在读学生夏明钢(又名夏秀峰)先生。

  夏明钢站在国民党新宁县党部门口的石墩上振臂陈词,胸前挂着的“北京工业高等专科学校”校徽格外耀眼,威猛有力的声音犹如“五四运动”中他率领上万学生冲向天安门,站到天安门前的石狮上的慷慨演说。更多的人知道了夏明钢

  的传奇经历,开始在下面鼓动和议论,被他那富有穿透力的正义之声点燃了激情,他在上面喊:“学产要独立、血债要血还!”下面即刻就是成千上万种排山倒海的洪流在激烈的跟进,一时间新宁城摇晃着,炙热着,像一个硝烟味浓烈的火药桶,又像一座烟火袅袅的火山口,随时都会爆炸,时刻都会迸发!正是有了多种力量的参与和互动,省府才迫于形势,即刻查办了军阀周伟并责成新宁警局通缉涉案人等。

  当徐君虎真正知道了夏明钢亲自削指血书“此条约取消之日,为我辈生还之时”,组织“北京学生联合会”,赴上海、天津、南京串联学生,与邓中夏、许德行、段锡朋等共同组织发起学生参与“五四运动”,率领学生冲向赵家楼胡同包围曹汝霖住宅,痛打章宗祥,火烧赵家楼……那些惊天动地的传奇往事,他便有一种一定要见见夏明钢并拜为师兄的冲动。于是,这个游行队伍里最小的“跟班”与大名鼎鼎、大他11岁的“五四”枭将终于在一个小茶馆里见面了。

  徐君虎是如此向往外面的世界,以至于他迫不及待地向夏明钢问这问那,并表明了要去长沙求学的强烈愿望。夏明钢像一个知心的大哥哥,耐心而细致地了解徐君虎的家里情况,建议他向父亲陈明志向,求得父亲的支持,才能安心在外面求真求学。徐君虎清楚地记得,夏明钢双手搭在他的小肩上,和风细雨而语重心长地说:“我们发起的‘五四运动’是中国近代历史上最早由学生、工人和市民掀起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它是中国近代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件,标志着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开端。为什么站在运动前列的是青年学生,因为我们是知识分子,我们最知道国家的需要,最清楚国家的危难!所以你一定要成为知识分子,而且必须要不断地求学。只有学习,才会有觉悟!这一点与你父亲望子成龙的初衷是一致的,这样他就会支持你。至于长沙的中学,有一个叫龚心印的人,是一个留日回国的进步人士,武昌起义时还组织‘援鄂敢死队’,前几年湖南的‘驱张(张继尧)运动’他还是急先锋。他在长沙办了个‘育才中学’,专招有所作为的人,专门培养、塑造有觉悟的人。你去考吧,应该没问题。”

  徐君虎一双智慧的大眼睛定神而自信地看着夏明钢,然后紧紧地握着对方的大手,微笑着与夏明钢等几个放假赶回老家过年的青年学哥道别:“大哥哥,来日方长,我们会后有期!”

  正是基于这次的一面之缘,才促成了1949年夏明钢主动向中共湖南省委请缨前往家乡新宁策反徐君虎,终于促成新宁和平解放的义举。

[作者:何石]
[编辑:杨明]
[来源:中国崀山网]

相关新闻

  • 省市媒体集中采访新宁县脱贫攻坚工作
  • 小学生剪纸庆“六一”
  • 新宁藕塘小学举办“庆六一” 系列趣味活动
  • 麻林瑶族乡中心学校党支部扎实开展党建活动
版权所有:中国崀山网/红网新宁分站
主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县政府  承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宣传部  hnylxww@163.com  电话:0739-4824966
(C)2011 www.langshan.gov.cn ,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