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气预报: 全文检索: 投稿邮箱:945588635@qq.com

 

 

 

 

 

 

当前位置:中国崀山网 > 崀山家园 > 崀山文学 > 散文 > 内容阅读
鹦鹉
 www.langshan.gov.cn 中国崀山网  2018年01月11日

  这只鹦鹉,叫婷婷,是梦华给它取得一个名字。它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美丽善良,活泼可爱。它和梦华生活在一起已经一年多了。

  梦华是一个边远山区的寒门学子,大学毕业后来到这个城市,他以大山的坚韧,以小溪的执着,以黄牛的忠诚,发挥着自己的知识和技术。几年下来,他的官位和年薪,像芝麻开花节节高,成了一个成功的白领。但他并不因为小时候尝尽了贫穷的滋味而骄淫奢侈,挥金如土寻找欢笑。他还是那么朴素,那么勤俭。他用积蓄购买了一套房子,装饰得浪漫又温馨。他在阳台上吊上一串晶莹的风铃,风铃上挂上一根横杠,鹦鹉婷婷紧紧抓住横杠,张着红冠,昂着头,显得那么娴静端庄。

  每天清晨,鹦鹉婷婷眨着清澈的眼睛,静静地等待着梦华的到来。梦华洗漱完毕,提着公文包,容光焕发地来到它的面前说:”婷婷,早,我去上班了。”婷婷扑腾着翅膀,摇摆着横杠,风铃“叮叮——当当——咚咚——”响起,它在这种悠长婉转的乐曲里,学着梦华的口气,顽皮地叫着:“婷婷,早,我去上班了。”它逗得梦华开心地笑了。梦华带着一份美好的心情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当梦华下班的时候,他一走进房间,鹦鹉婷婷一看到他高大英俊的身影,就激动地叫起来:“婷婷。我回来了。” 它好像一天的等待终于结束了,一见到梦华就充满了活力,充满了幸福。梦华响亮地回应着说:“是的,婷婷,我回来了。”他走过去,给鹦鹉婷婷一杯清凉的茶水。它张开红红的弯嘴,心满意足地啜饮着。梦华微笑着看着它。生活是一根根五彩的细线,鹦鹉婷婷和梦华把它们编织成了一幅美丽的山水画。他们快乐地生活在这幅画中。

  今年春天,春光明媚,天空一片蔚蓝。在阳台上,梦华和婷婷沐浴着和煦的春风,呼吸着新绿流露出来的清香。就在这个时候,梦华有点羞涩地对鹦鹉婷婷说:“婷婷,我恋爱了,我爱上了英子。”难怪这段时间,它总是听见梦华的手机里响着一种甜蜜的声音,倾听这种声音,梦华的脸上总是流光溢彩。婷婷歪着头,眨着圆圆的眼睛看着梦华。梦华知道,它是在等待,让他说出自己的恋爱史。他说:“……但是,至今,我还没有说出来,英子,我爱你。这句话你能帮我说出来吗?”在婷婷的记忆深处,它从来没有听过这句话。这句话对于它来说太陌生了,一时适应不过来。它紧紧闭着红嘴唇。等了一会儿,梦华见婷婷没有什么反应,焦急地说:“英子,我爱你,英子,我爱你。婷婷,快跟我一起说啊。”它见梦华这么上心,这么急不可待地要它学会这句话。为了不要梦华失望,它清脆地叫起来:“英子,我爱你,英子……”阳台上飘满了浓浓的爱意。梦华心花怒放:“对啊,就这样,等哪天见到她,你就这么说。”梦华走过去,抱起婷婷,给了它一个甜甜的吻。

  在一个满天云霞的下午,鹦鹉婷婷见到了英子。她是一个让人心仪的姑娘,窈窕的身材配着一件红色的连衣裙,显得那么大方灵动,像一只美丽的蝴蝶。

  他们一走进房间,梦华就迫不急待地向婷婷发出信号:“婷婷,你快说啊。”鹦鹉婷婷心里明白,梦华是要它马上说出“英子,我爱你”这句话。可是它却默不作声,没有听从梦华的话。这个时候,不知道它的心里是怎么想的。梦华又向它使了个眼色,而它却装作没有看见。英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她好奇地问梦华:“你这么神秘,你要婷婷说什么啊?”梦华笑着说:“没什么呢。”英子笑盈盈地,向梦华扮了一个鬼脸:“你不告诉我,我问婷婷去。”她径直走到婷婷的面前,“我知道,你叫婷婷,你是梦华的好朋友。你能告诉我,他让你说什么吗?”她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梳理婷婷的羽毛,从头到尾,梳得柔顺整洁,像一位慈祥的妈妈耐心地给女儿梳理着秀发。

  一股暖流流遍全身。鹦鹉婷婷抬起头看着她。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怜爱,那么真实,那么诚恳。鹦鹉婷婷觉得,英子也是一个爱鸟的人,和梦华一样,他们都有爱鸟情结。

  上天眷恋,让婷婷又拥有了一位好朋友,并且是和它朝夕相处的人的恋人。两个喜欢自己的人相爱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的。它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英子,我爱你,英子,我爱你……”

[作者:袁光海]
[编辑:杨明]
[来源:中国崀山网]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中国崀山网/红网新宁分站
主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县政府  承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宣传部  hnylxww@163.com  电话:0739-4824966
(C)2011 www.langshan.gov.cn ,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