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气预报: 全文检索: 投稿邮箱:945588635@qq.com

 

 

 

 

 

 

当前位置:中国崀山网 > 崀山家园 > 崀山文学 > 散文 > 内容阅读
绿蜜蜂
 www.langshan.gov.cn 中国崀山网  2018年01月08日

  苏仁生出狱了,他在监狱里如钢铁般的时光,终于被溶化了。

  久违了的故乡的云,故乡的风,故乡的山山水水,在他的心中既熟悉又陌生,既亲切又寂寞。

  沿着小溪,有一条小山路。这是一条他魂牵梦萦的小山路,真真实实的小山路。在小山路上,太阳炙热。他趿着凉鞋,提着一个陈旧的小皮袋,迈着小溪一样匆匆的脚步,回到了阔别二年的家里。

  他家里的厨房和他进监狱以前不一样了,已焕然一新,一应俱全,崭新的碗筷电饭煲电炒锅摆放得井然有序,在封尘的岁月中,好像在等待一位贵宾的来临。苏仁生看着这眼前的一切,心中涌出一阵酸楚,双腿不禁软了下来,他抱住自己的头,嚎啕大哭起来。这时,苏仁生听到了说话的声音,声音轻飘飘的,像风儿一样:“儿啊——你回来了——”

  这声音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苏仁生停住了哭泣,站起身来,大声喊了一声:“娘。”他朝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自己的娘。正当他疑惑之间,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妇人从门外走了进来,坐在饭桌前,舒展开横七竖八的皱纹,对苏仁生说:“儿啊,你在牢房里还好吗?”苏仁生一阵惊喜,终于见到了自己久违的娘了。

  他走近自己的娘说:“娘,好着呢。我在里面每天把自己的所做所为想一遍,让自己以后不要再冲动,不要有太多的欲望。”“你……你能这样想……就就对了。”老妇人喘着气,咳嗽了起来。

  “娘,我现在明白了,我是一个平凡的人,应该过平静的日子。 ”“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找一个平和的人家过日子了。”她又咳嗽了起来。她每一声咳嗽都震撼着她的身子,使她摇摇摆摆,像一个不倒翁似的。

  苏仁生焦急地问:“娘,你的病还不见好吗?”他的娘停了好久,等呼吸顺畅了些,才说:“十几年的老病怎好得了呢。自从你出事之后 ,娘就盼啊盼啊,我想,在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能见上你一面,我也就心满意足了。我就等啊等,我用尽所有的力气等你。可是还不见你回来。有一天,我实在没有力气等下去了,我就对陪伴我的张婶说,如果我的儿回来了,没有一个像样的家,吃什么啊。我就交待后事,用我的积蓄把这个厨房重新刷了一遍,还买了这些用具。”

  “娘,你为什么不治好自己的病呢?把钱买这些东西干嘛啊。”苏仁生紧紧抓住老妇人的手。她的手没有一点血气,冰凉冰凉的。“儿啊,你以后的路还长着呢,振作起来吧。也许是天意,我也该走了。”老妇人说完,一阵风吹来,天空暗了一下,并且打了一个闷雷。

  就在这一瞬间,她变成了一只绿色的蜜蜂。它扇动着翅膀,翅膀发出呜呜的声音,如泣如诉。它在苏仁生面前恋恋不舍地飞舞了一阵,然后穿过门窗飞走了。“娘,求你别走。”苏仁生悲痛欲绝地大声呼喊着。他拼命地追赶着那只绿色的蜜蜂。那只绿蜜蜂飞到了屋后的一棵高大茂密的梨树上。上面挂着一个硕大无比的蜂窝,绿蜜蜂收起翅膀钻了进去,无影无踪了。

  他知道,自己的娘已经过世半年多了,今天出现在眼前的娘,也许是自己的幻觉,也许是自己的娘真的回来看望自己了。

  这棵梨树,这个蜂窝,让苏仁生想起了小时候,看见那些忙忙碌碌的蜜蜂,在梨树上采集着花粉,快快乐乐地带回家里酿成蜂蜜。蜂蜜越积越多,成了金黄色,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这个时候,年轻的妈妈架着梯子,戴上面纱,灵巧地割着蜂块。她的笑声响彻云霄:“娃,你喜欢吃蜂糖吗?”“喜欢。妈,我特别喜欢吃。”苏仁生站在梨树下,天真地大声说。

  往事如烟,时至今日,那些辛勤的蜜蜂飞走了,只留下这棵梨树孤寂地开着花朵,只留下这个干瘪的蜂巢,像有无数只眼睛悲伤地看着他。

  苏仁生“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泪如泉涌,额头伏地,双手紧紧抓住泥土,祭祀着自己深爱的妈妈。但愿她每年变成那只绿色的蜜蜂,和他共享这美丽的花期。

[作者:袁光海]
[编辑:杨明]
[来源:中国崀山网]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中国崀山网/红网新宁分站
主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县政府  承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宣传部  hnylxww@163.com  电话:0739-4824966
(C)2011 www.langshan.gov.cn ,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