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气预报: 全文检索: 投稿邮箱:945588635@qq.com

 

 

 

 

 

 

当前位置:中国崀山网 > 崀山家园 > 崀山文学 > 小说 > 内容阅读
老夫子(1——2)
 www.langshan.gov.cn 中国崀山网  2017年06月24日

  1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叶的一个初秋之夜,湘西南边陲古城金石镇,河

  边街的木板平房里,王敏之和倪小艳仰躺在床上。倪小艳摇着毛了边的破

  蒲扇,喃喃道:“弟弟新屋已经完工,等几天就要摆酒,送礼的钱在哪里?”王

  敏之似乎没有听见,一只手蛇似的溜向那高耸的玉峰。倪小艳“哼”一声,

  翻转身体,横陈的背脊就像一道冰墙。

  自从瓷厂停产下岗,倪小艳一直跟王敏之闹别扭,白天没个好脸色,晚

  上也不让亲近。王敏之心里闷着一团火,像根失去强力控制的弹簧,蹦了

  起来。然而,立马又瘫倒下去,胸脯急剧地起伏,犹如红通通的炭窑,猛然

  封住窑门,腾腾烈焰硬生生堵在里面,慢慢地熄灭……

  “眶哪”一声门响,王敏之被惊醒。妻子赶早去贩香蕉,他也不能再睡,

  喊醒女儿小芹,开灯进了厨房。漱口时,牙膏瘪瘪的挤不出来,在杯子里撤

  把盐,胡乱漱了。捧水洗了脸,把冷饭烧热后,架起铁锅炒菜。可是,锅冒

  起了青烟,刺鼻的油烟四处弥漫,却没找到可炒的东西。提锅在手,四处张

  望,眼睛顿然一亮,立即放下锅,走到旮旯里,揭开酸罐子就抓。一只手捉

  鱼似的捞了半天,除了一手的白醭,只抓到一个热水瓶塞般大小的萝卜。

  将萝卜洗净,拉成细丝,佐上葱子、味精、酱油,搞了一锅酸汤儿。

  王敏之给小芹盛了一碗饭,淘了酸汤送过去。小芹嘟着嘴,没有接。

  王敏之叹了口气,蹲在门前的青石台阶上,把饭吃了。然后锁了门,带女儿

  穿过几条狭窄阴暗臭气熏人的小巷,来到解放路。清晨的街道宽阔而温

  柔,车辆稀稀拉拉,多是出租的三轮摩托,偶尔一辆豪华轿车或营养良好的

  面包车,闲庭信步般轻悄悄地驶过。梧桐的枝叶被晨风摇曳着,树荫下,排

  满了卖早点和吃早点的。穿着各色校服的学生娃,背着沉甸甸的书包,握着包子或油条之类的东西边走边吃。

  小芹要吃凉拌米粉,王敏之不同意,买了三个包子,嘱咐小芹一直到学

  校去,不要在路上逗留。小芹握着包子,却愣着不走,低头看着自己的

  脚尖。

  “怎么啦?”

  “要交五十块钱。”

  “上次不是交了五十?”

  “那是校服费,这是资料费。班上只有我一个人还没交。”

  “你不知道问妈妈要?”

  “妈妈不给,说卖香蕉的本钱都进肚子了”

  小芹抬起头来,眼睛里闪着泪光。王敏之口袋里只有几张零碎钞票,

  便对小芹说:“爸爸等两天回来一定给你钱。”

  小芹走了,望着女儿无精打采的背影,王敏之又叹了一口气。不知为

  什么,近年来,王敏之染上了唉声叹气的毛病。

  2

  王敏之登上新寨乡的中巴,选了个空位坐下,瞟了一眼售票的,是张新

  面孔,薄施粉黛的蛋形脸很是好看。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元钱,卷成筒,捏在

  手心里,闭目养起神来。车子在搓板路上猛烈地颠来颠去,有人在咒骂公

  路局,也有人在诅咒贪官污吏,但更多的人在谈论麻将。王敏之皱起了眉

  头,国人迷恋赌博,灵魂的家园逐渐被污染、侵蚀、毁灭……

  “哎,到哪去?”卖票的女子叫道。

  王敏之睁开眼睛,把那张捏得汗皱皱的卷筒子递过去:“仙人桥。”

  “一块五。”卖票的阴冷冷地盯着王敏之,好像要把他的五脏六腑看个透。:

  王敏之讷讷道:“我坐别人的车都是一块钱。”

  这是一句实话,这条线路的售票员都认得他是新寨中学的老师,没有

  人同他较真。可是,这个售票的却不认得王老师,不由得发了火:“你这人

  讲不讲理?大家都是一块五,一个大男人,也忒小气!”

  王敏之最恼别人说他小气,立刻涨红了脸,冷冰冰地应道:“拿物价局

  的价目表来,看是多少?乱收费还骂人!”

  中巴车猛地刹住,司机扭转头来,狠狠地瞪着王敏之吼:“价目表上的

  确是一块,但你不看看,这是一条车走的道吗?车辆的损耗多大?这条线

  的车都收一块五,你可以到县里去告。把钱退给他,叫他下车!”

  女子将钱往王敏之手里一塞,拉开车门,做了个请的动作。王敏之呆

  住了,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出现这种局面,一时间手足无措,蒙在那里。

  “下车呀,赖着干什么?别耽误大家的时间!”

  女子的语气十分冷峭,王敏之已经别无选择,只得下车。

  “教师真抠!”

  “教师鸡蛋里算出骨头来!”

  ……。

  中巴车一溜烟开走了,而尖刻的议论却像一根根钢针,无情地插进王

  敏之心里,鲜血汩汩地冒。愣了片刻,他拉长脚步急急匆匆往前赶。公路

  两旁是宽阔平坦的田垄,新寨中学就坐落在新寨河对岸的田垄中央,新修

  的教学楼,中央凸起三层平顶,其余两层,青瓦灰墙,远远看去,像个灰色的

  巨大怪物。

  王敏之看了一下手表,只差五分钟就迟到了,眼前便混沌一片,莫名的

  羞躁立即涌上心头。工作十多年,从来不曾迟到过,今天因为五角钱……

  走到校门口,一个老师开玩笑地说:“老夫子,晚上抱着婆娘孵蛋,早上

  起不来了吧。”

  王敏之红了脸,默默地走进学校。门口有个商店,外号铁鸡公的薛正

  新和他的胖婆娘忙得不可开交。过道上聚集着许多没有办好入学手续的

  学生以及家长,家长们围着校长关海南面红耳赤地争论。一个家长说:“早

  稻被洪水淹了,颗粒无收,拿什么交征购粮?收了晚稻,政府的粮食谁也不

  会少一粒,现在卡着学生不准读书是何道理?”另一个家长接口说:“教育附

  加费我们交了这么多年,学校还是这个老样子,钱都到哪去了?今年学校

  不给个说法,钱没有交,书反正要读。”关海南从家长的包围圈里挤出来吼

  叫:“有本事去找乡政府,学校是按政府的指示办。”叫罢就往凸形教学楼上

  去了。

  几个家长怒容满面朝天骂娘。有家长说:自古只有蛮官没有蛮百姓,

  还是想办法交了吧,别作践了自家的小孩。王敏之看那些学生,个个蔫头

  耷脑、可怜兮兮的,很多人的眼睛里还闪着泪花,禁不住又摇头叹息起来。

  穿过凸形教学楼正中过道,是个坑坑洼洼的大操坪,斑斑点点的青草

  泛着伤水后的黄色。一阵狂风吹来,把满坪的灰尘纸屑各色尼龙包装袋子

  卷起来,扬上半空。一抹阴影飘过来,罩住了王敏之的眼睛,他感到有些室

  息。几秒钟后,垃圾如一群色彩斑斓的蝴蝶乱纷纷地落下。阴影不见了,

  唯有白亮亮的阳光闪烁着,刺得人的眼睛发花。一个杉木篮球架歪斜在阳

  光中,另一个倒在地上,黑不溜秋的,腐朽不堪入目。操坪那边,有堵两米

  来高的土坯墙,将居民的院子与校园隔开,好几家居民的屋檐就搭在墙头。

  从前,学校是个木瓦结构的平房四合院,土改时没收地主的房产,泥墙那边

  是花园,民居是土改后建的,围墙上那个半月形石门还在,只是用泥砖封死

  了。几株苦楝树,是王敏之刚分到这所学校当老师时栽的,已有水桶粗细。

  紧靠凸形教学楼的走廊,有排红砖砌的花圃,花圃里人头高的美人蕉开得

  正艳。

  一个二十几岁的女人朝王敏之昂首挺胸走过来,高跟皮凉鞋的铁掌在

  水泥地面上磕出脆裂刺耳的响声,虽然小巧玲珑,但杏眼流波,描眉涂粉,

  实在有几分动人的风韵和妖媚。她叫杨菲菲,这个学期新调来的,丈夫何

  林与她同时调进来,只是请了一个学期的病假。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是

  到广东赚钱去了。这个杨菲菲,风言风语说她如何水性杨花,尽管她杏眼

  亮亮地盯着王敏之准备打招呼,王敏之却装作没看见,擦身而过,走进101

  班的教室。

  一栋紧靠凸形教学楼的青砖平房,两间大房子做了101班教室和物理

  实验室。王敏之住在101班教室与实验室之间,杨菲菲的房间则在实验室

  的那一边。平房是六十年代的建筑,两个垛子上有很大的裂缝。教室里的

  木抬楼,布满了灰尘和蛛网,曾被白蚁蛀过,加撑了几根柱子。一扇墙上有

  红漆写的“危房”两个大字。每当看到这两个字,王敏之眼前就有一片不祥

  的血色飘过。教委前年检查,这栋房子被定为D级危房,限期拆除。可是,

  学生一年比一年多,教室不够用,危房也就不是危房了

  教室里书声琅琅,没有分心的迹象,王敏之很满意。101班是他从初一

  带上来的,上学期学校统考,年级前六十名,101班就占了三十二名。王敏

  之已在新寨中学工作了十六年,业绩有口皆碑,可他就是评不上优,晋不了

  中级职称。无奈之下,王敏之坚决辞了毕业班的工作,接了一年级,想经过

  三年的奋斗,能在毕业会考中挤进全县前十名,得个自然优秀,为晋升中学

  一级教师创造条件。

  王敏之放轻脚步,从教室后面悄悄穿过,走进了办公室。水泥地面回

  潮,霉味很重。把靠围墙的门窗打开,凉爽的清风挟着田野的气息扑了进

  来。写字台上有对陶瓷花瓶,上面红漆写着“王老师留念”。花瓶里几束不

  知名的野花已枯萎,那是上周周末插的。两年来,一个叫郑娟秀的女学生

  常将花瓶里插上鲜艳芬芳的花儿或青翠欲滴的草儿。窗台上有盆兰花草,

  浓绿的叶片弯如新月。这盆兰草跟随他多年,是他最喜爱的花卉。一面白

  粉墙上,白木板钉了个简易书架,书籍整整齐齐,纤尘不染。书架下面,还

  有一个很大的旧木柜。另一面白粉墙上,有红纸墨字对联:“读书即未成名

  究竟人高品雅;修德不期获报自然梦稳心安。”对联之间用白纸抄录荀子

  《劝学》中的几段文字,书法虽然不怎么样,但方方正正的小楷表现出匀称

  严谨、一丝不苟的风格。

[作者:周晓波]
[编辑:杨小龙]
[来源:]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中国崀山网/红网新宁分站
主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县政府  承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宣传部  hnylxww@163.com  电话:0739-4824966
(C)2011 www.langshan.gov.cn ,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30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