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气预报: 全文检索: 投稿邮箱:xnwxb866@163.com
当前位置:中国崀山网 > 崀山家园 > 崀山文学 > 人文历史 > 内容阅读
金城拾忆之一飘荡的地名
 www.langshan.gov.cn 中国崀山网  2017年06月12日

  金城拾忆之一

  飘荡的地名

  金城

  金城既是城镇的名字,也是山的名字,县城名叫金石镇,简称金城,山名叫金城山,简称金峰,金城山古称扶阳山,现在叫做金紫岭。新宁县西汉时属于“夫夷侯国”,因境内的夫夷江而得名。夫夷江又叫扶夷江,夫夷江最早名叫“夫水”,古人把山南水北称为阳,金紫岭在夫夷江的南边,所以称为扶阳山,新宁县一度称为扶县和扶阳县,想必与夫夷江有关。金城山在县城的东边,每天清晨,太白金星高高地悬在山顶, 随后,一道道金光从山背后射向天际,如果有云,就会变幻出万紫千红的彩霞,如果没有云,一个大大的金字就会映衬在巨大的天幕上。金紫岭高1772米,从正面看象一个金字,在最高峰的悬崖上,刻有几个擘窠大字,上书“澬南第一峰”,澬是资江的简称,资江发源于广西,由南向北流入洞庭湖。金紫岭的山顶是一小块平地,没有树木,长着丝茅草,称之为“凤凰坪”,凤凰坪往下数十米,有一眼四季不涸的清泉,依傍泉水,筑有一寺,供奉“金子大王”。寺庙香火旺盛,四方信士纷至沓来。

  自古以来,金紫岭就是文人雅士登临的胜境,留下数不清的诗文。“金岭霁雪”是新宁县著名的风景。

  宫保第与御史街

  新宁县自古以来就多灾多难,水灾,兵灾,火灾是家常便饭。县城数度被焚烧洗劫,几次迁徙。明朝正统十四年(1449),县城再度被毁,官民士绅一致要求远离“乱源”,迁到几十里以外的赤木氹,当时,在外为官的李敏来信劝阻,并派人回来协助选址。李敏时任两广总督,为官清正,深受乡人敬仰,说话份量极重,最后决定在原址上面二里之地,摩诃岭下的沙洲上建城。李敏老家在白沙乡下,他动员亲眷和族人迁至新城,自己出资创办绣衣坊,从外地请来匠人,教授族人纺纱、绣花、制衣,以解决衣食之忧。他自己也在摩诃岭山脚下修建了一座府第,人称“宫保第”。宫保是明清两朝皇室授予大臣的虚衔,有太师、少师、太傅、少傅、太保、少保,统称宫保。宫保第故址在今天的“北门市场”附近,旁边有一个大塘,名叫“储备塘”,这个名字有现代气息,一点也不像古地名。这个塘大慨是用来蓄水防止火灾,因为新宁县城曾经数次遭受回禄之灾(火灾)。李氏族人居住和做生意的地方被人们取名为“锦绣街”,“御史街”,许多大户人家也纷纷搬到城里居住。“锦绣”二字缘用至今,现在还有“锦绣社区”。

  新城建成了,不大,“穿城一里七,沿城四里一”,不过,以后的繁荣壮大,是在这个基础之上。顺便提供一个数字,当时新宁县的人口总数。

  明永乐十年(1412),1783户,7990人;

  明成化十八年(1482),986户,6665人;

  明弘治五年(1492),1108户,6386人。

  对比现在,小小的锦绣社区也有7610人。

  可惜,李敏的府第他一天也没有居住,建成不久,(1451年),他就在任上去世了。宫保第的名字在世人的口口相传中变成了“公婆地”。绣衣坊在南门,李氏后代一直居住在那里。在宫保第旁边,李敏还修建了另一座房屋,名叫“都宪坊”,在今一中附近的江边修建了一座“化龙坊”。宫保第距“龙王庙”不远,龙王庙紧靠“城隍庙”,龙王庙近几年恢复香火,地址在西门吊井,现公安局后面。

  钟鼓楼与文昌阁

  新宁县过去流传一个小故事,与钟鼓楼有关。说是有三个生意人一次瞎聊,说着说着来了劲,都说自己的家乡好,最后决定打赌,输一个“东道”,意思是输了的做主请客。邵阳人说“邵阳有座塔,离天八尺八”。武冈人说“武冈有座山,离天三尺三”。新宁人说“新宁有座钟鼓楼,一截跐到天里头”。跐是伸的意思,一截伸到天里头,你说有多高。当然,吹牛皮不犯法,古时候也是一样。不信,你到新宁县来看一看。

  钟鼓楼其实不算高,只比城墙高一些,是新宁县城的瞭望台,用以报警,好比战场上的哨兵,新宁县城三面环江,一面靠山,站在钟鼓楼上一目了然。所以也是最容易遭到破坏的地方,毁过几次以后,就没有再建,因为好记,所以传了下来。具体地点应该在东门城外,现在的迎阳街的街尾,过去的仔猪交易所。往西面不远,就是文昌宫,是供奉“文昌帝君”的地方,是读书人的圣地。每年春秋二季,县里的官员和士绅都要前来祭祀,祭祀的时间要选择吉日,由县里的知县主祭,在封建社会里,祭祀是最隆重的礼仪。由地方最高长官主祭的只有文昌帝君和关圣帝君,不过文昌帝君还多了一祭,每年的二月初三日是文昌帝君的诞辰,这一天是县城的狂欢节日,四乡八垌的百姓都会前来逛庙会,场面比元宵节耍龙灯和端午节扒龙船还要热闹。文昌宫就是文昌阁,右前方有一高大牌坊,名叫“节孝总坊”,我们小时候见过。牌坊于文革期间拆毁,文昌阁旁边有一大池塘,名叫“莲池”,莲池前是文昌书院的旧址,是有史可查的夫彝县的第一任长官——第五伦教化民众的地方,宋朝时候,周敦颐曾经在此讲学,为了纪念他,后人把学堂后面的池塘称之为“莲池”,把前面从月光岩到放生阁的一大段江面称为“莲潭”。这个地方后来建成“武慎祠”。也就是现在的金石中学。武慎祠是纪念刘长佑的专祠。文昌宫后来和文昌阁分离,在县城内重新构筑,地点在老建筑公司附近。文昌阁建在现在的老祁剧团。书院和学宫数度迁徙和改建,每改建一次都是县里的盛事,由德高望重之文人雅士撰文记述,彪炳千古。文昌书院故址左边,筑有一坛,名叫“山川坛”。是祭祀天地,祈求平安的地方。

  莲潭

  澄潭宜月月宜槎

  今古人同玩月华

  却为濂溪曾泛酒

  至今犹是说莲花

  濂溪是宋朝理学家周敦颐的别号,他的《爱莲说》影响了无数代人,他在邵阳任职期间,到新宁县讲学,在放生阁的石壁上写下了“万古堤防”四字。新宁县人为了纪念他,把他讲学的书院称为“莲潭书院”,把书院后面的池塘命名为“莲池”,把一大段平静的水面取名叫“莲潭”。夫夷江发源于广西,一路急流奔涌,但是到了县城上面,有两座石山挡住了去路,山不转水转,水流的力量转而向下,把河床冲刷出一道深潭,下面的月光岩又挡住势头,又有了一个九十度的转折。这一段河床波澜不兴,水色如黛,深达数丈。周敦颐讲学期间,经常带领学子们泛舟江心,把酒问月,完善太极学说。河对岸有一个山冲,有一个渡口供乡民来往,至今仍然名叫“渡潭冲”。“莲潭夜月”是过去新宁县的夫夷八景之一,过去的河床很宽,两岸有很多地方是银色的沙滩。月夜泛槎,载酒载歌,波荡舟,月荡魂,景如梦,人如仙。莲潭上游的山上,有一座庵院,名叫“莲潭庵”,数百年来一直香火旺盛,远近闻名。莲潭是每年端午扒龙船的绝佳场地,河道笔直,水流缓慢,可供七八艘龙舟并驾角逐,县城这面,吊脚楼云立,红男绿女鸣炮欢呼,竞舟之人鼓乐喧腾,高潮迭起,一条条龙舟在水上穿梭,真的是风云际会。莲潭更是商船云集的地方,上可达“大埠渡”(资源县),下可至益阳、武汉。货物在这里呑吐,竹木在这里集结。有了莲潭这个天然港埠,才有了后来“东门银子砌成塔,北门女子美如画”的富丽繁华。

  专祠

  清朝后期,有一段回光返照的岁月,史学家称之为“同光中兴”,新宁人首当其冲,最先发难,组建“楚勇”,南征北战,浴血沐火,马革裹尸,死伤无数,同时也涌现了几百名将军。有几位大将为国捐躯,朝庭颁旨修建专祠祭祀。他们是江忠源、江忠义、邓子垣、刘长佑、刘坤一。新宁县原有一专祠,名叫“昭忠祠”,故址在现在的东风小学附近,这个祠用来祭奠历朝死于王事的亡灵。后面几个专祠祭奠的都是同时代之人。江忠源的名叫“忠烈祠”,在摩诃岭的高坡上,今粮食局所在地,俗称“高庙”。江忠义的名叫“诚恪祠”,在县衙西面,与“武庙”对门,今公安局最里边。专祠的名号是祠主的谥号。邓子垣的“壮毅祠”在西门城内的右边,今中医院的后侧面,后来刘坤一的“忠诚祠”与它比邻。前面三位是殁于战场,刘坤一是病死于官场,只有刘长佑是病退回家,寿终正寝。他在官场上几度沉浮,立下汗马功劳,曾经官至直隶总督。他死后谥为“武慎”,据“阁钞”的明示是:“内阁钞出前任云贵总督刘长佑谥号,奉朱笔圈出武慎。钦此。计开谥法,折冲御侮曰武,刚强以顺曰武。小心克勤曰慎,夙夜敬畏曰慎”。武慎祠原来在“上方桥”附近的刘氏家庙旁,(武装部后面)后来改建在文昌书院的故址上,即现在的金石中学。新宁民团由江忠源统领的时候称之为“楚勇”,江忠源死后,刘长佑和江忠义分别率领,称之为“楚军”,后来交给了刘坤一掌控,改为“新楚军”,新楚军在广西征战的时候最为惨酷,屡战屡败,他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恰逢他的弟弟刘培一来探望他的病情,得知情况后,决心与兄长同生共死,他参与军务,苦战三年,最后取得胜利。刘培一无心为官,回到家中操劳公益,他看到很多阵亡将士没有得到赏赐,家人饥寒交迫,过去死难的烈士依附于忠烈祠配享香火,广西遇难的战友们魂无所依。他向兄长建议,自费修筑专祠,祭奠众多亡友。刘坤一奏请朝庭,自己拿出二十万两白银修建专祠,置办田产,救助孤苦遗属。刘培一一手操办,选址修建在凝秀阁下面,箭楼边上面,专祠名叫“忠义祠”。故址在老财政局。

  三亭四阁

  说到新宁县的历史,必然说到新宁县的建筑,说到建筑,新宁县人最先提起的是“三亭四阁”。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了很多疑义,四阁大家都知道,是“文昌阁”、“大兴阁”、“放生阁”和“凝秀阁”,说到“三亭”,就引起了争论。有人讲是“三坪”,说是“郭家坪”,“三角坪”和“教埸坪”。说到“郭家坪”,有人又举出什么李家坪,王家坪。实际上坪与阁不能形成对仗,何况,当年没有三角坪,郭家坪也没有占有显要的地位。教埸坪是后来练兵需要而开拓,凝秀阁的修建比之早一百多年,其实教埸坪是俗称,本名应为“演武厅”。亭与阁都是能工巧匠精心打造,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三亭应该是“问水亭”、“白公亭”和“怀远亭”。三个亭的名字都有诗情画意,问水亭座落在南门城外的沙洲上,与白公亭隔江相望,有一首诗流传至今,白公亭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秦朝的大将白善,有刘长佑的《新修白公渡亭记》为证。怀远亭座落在西门怀远渡对面的沙洲上,这里是通往广西、贵州的要津。顾名思义,怀远,既是向往,也是思念,浓浓的亲情,淡淡的离伤,还有那“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惆怅。

  文昌阁的故址在县祁剧团附近;

  大兴阁在西门下游的江边,现在还有一个“大兴阁码头”;

  还能看出端倪的是“放生阁”,依崖屹立,黛瓦粉墙,听说已被政府收购,恢复旧貌,指日可待。

  “凝秀阁”在县政府后面的江边,文革时被毁,里面原有一块石碑,为纪念清官“李蛮牛”而立,石碑早已不在了,但仍旧有人在那里烧香化纸,杀鸡公,认亲爷(干爹)。祭如在,祭神如神在,清官李蛮牛在新宁县万古留芳。

  金城拾忆之一

  飘荡的地名(上)

  金城

  金城既是城镇的名字,也是山的名字,县城名叫金石镇,简称金城,山名叫金城山,简称金峰,金城山古称扶阳山,现在叫做金紫岭。新宁县西汉时属于“夫夷侯国”,因境内的夫夷江而得名。夫夷江又叫扶夷江,夫夷江最早名叫“夫水”,古人把山南水北称为阳,金紫岭在夫夷江的南边,所以称为扶阳山,新宁县一度称为扶县和扶阳县,想必与夫夷江有关。金城山在县城的东边,每天清晨,太白金星高高地悬在山顶, 随后,一道道金光从山背后射向天际,如果有云,就会变幻出万紫千红的彩霞,如果没有云,一个大大的金字就会映衬在巨大的天幕上。金紫岭高1772米,从正面看象一个金字,在最高峰的悬崖上,刻有几个擘窠大字,上书“澬南第一峰”,澬是资江的简称,资江发源于广西,由南向北流入洞庭湖。金紫岭的山顶是一小块平地,没有树木,长着丝茅草,称之为“凤凰坪”,凤凰坪往下数十米,有一眼四季不涸的清泉,依傍泉水,筑有一寺,供奉“金子大王”。寺庙香火旺盛,四方信士纷至沓来。

  自古以来,金紫岭就是文人雅士登临的胜境,留下数不清的诗文。“金岭霁雪”是新宁县著名的风景。

  宫保第与御史街

  新宁县自古以来就多灾多难,水灾,兵灾,火灾是家常便饭。县城数度被焚烧洗劫,几次迁徙。明朝正统十四年(1449),县城再度被毁,官民士绅一致要求远离“乱源”,迁到几十里以外的赤木氹,当时,在外为官的李敏来信劝阻,并派人回来协助选址。李敏时任两广总督,为官清正,深受乡人敬仰,说话份量极重,最后决定在原址上面二里之地,摩诃岭下的沙洲上建城。李敏老家在白沙乡下,他动员亲眷和族人迁至新城,自己出资创办绣衣坊,从外地请来匠人,教授族人纺纱、绣花、制衣,以解决衣食之忧。他自己也在摩诃岭山脚下修建了一座府第,人称“宫保第”。宫保是明清两朝皇室授予大臣的虚衔,有太师、少师、太傅、少傅、太保、少保,统称宫保。宫保第故址在今天的“北门市场”附近,旁边有一个大塘,名叫“储备塘”,这个名字有现代气息,一点也不像古地名。这个塘大慨是用来蓄水防止火灾,因为新宁县城曾经数次遭受回禄之灾(火灾)。李氏族人居住和做生意的地方被人们取名为“锦绣街”,“御史街”,许多大户人家也纷纷搬到城里居住。“锦绣”二字缘用至今,现在还有“锦绣社区”。

  新城建成了,不大,“穿城一里七,沿城四里一”,不过,以后的繁荣壮大,是在这个基础之上。顺便提供一个数字,当时新宁县的人口总数。

  明永乐十年(1412),1783户,7990人;

  明成化十八年(1482),986户,6665人;

  明弘治五年(1492),1108户,6386人。

  对比现在,小小的锦绣社区也有7610人。

  可惜,李敏的府第他一天也没有居住,建成不久,(1451年),他就在任上去世了。宫保第的名字在世人的口口相传中变成了“公婆地”。绣衣坊在南门,李氏后代一直居住在那里。在宫保第旁边,李敏还修建了另一座房屋,名叫“都宪坊”,在今一中附近的江边修建了一座“化龙坊”。宫保第距“龙王庙”不远,龙王庙紧靠“城隍庙”,龙王庙近几年恢复香火,地址在西门吊井,现公安局后面。

  钟鼓楼与文昌阁

  新宁县过去流传一个小故事,与钟鼓楼有关。说是有三个生意人一次瞎聊,说着说着来了劲,都说自己的家乡好,最后决定打赌,输一个“东道”,意思是输了的做主请客。邵阳人说“邵阳有座塔,离天八尺八”。武冈人说“武冈有座山,离天三尺三”。新宁人说“新宁有座钟鼓楼,一截跐到天里头”。跐是伸的意思,一截伸到天里头,你说有多高。当然,吹牛皮不犯法,古时候也是一样。不信,你到新宁县来看一看。

  钟鼓楼其实不算高,只比城墙高一些,是新宁县城的瞭望台,用以报警,好比战场上的哨兵,新宁县城三面环江,一面靠山,站在钟鼓楼上一目了然。所以也是最容易遭到破坏的地方,毁过几次以后,就没有再建,因为好记,所以传了下来。具体地点应该在东门城外,现在的迎阳街的街尾,过去的仔猪交易所。往西面不远,就是文昌宫,是供奉“文昌帝君”的地方,是读书人的圣地。每年春秋二季,县里的官员和士绅都要前来祭祀,祭祀的时间要选择吉日,由县里的知县主祭,在封建社会里,祭祀是最隆重的礼仪。由地方最高长官主祭的只有文昌帝君和关圣帝君,不过文昌帝君还多了一祭,每年的二月初三日是文昌帝君的诞辰,这一天是县城的狂欢节日,四乡八垌的百姓都会前来逛庙会,场面比元宵节耍龙灯和端午节扒龙船还要热闹。文昌宫就是文昌阁,右前方有一高大牌坊,名叫“节孝总坊”,我们小时候见过。牌坊于文革期间拆毁,文昌阁旁边有一大池塘,名叫“莲池”,莲池前是文昌书院的旧址,是有史可查的夫彝县的第一任长官——第五伦教化民众的地方,宋朝时候,周敦颐曾经在此讲学,为了纪念他,后人把学堂后面的池塘称之为“莲池”,把前面从月光岩到放生阁的一大段江面称为“莲潭”。这个地方后来建成“武慎祠”。也就是现在的金石中学。武慎祠是纪念刘长佑的专祠。文昌宫后来和文昌阁分离,在县城内重新构筑,地点在老建筑公司附近。文昌阁建在现在的老祁剧团。书院和学宫数度迁徙和改建,每改建一次都是县里的盛事,由德高望重之文人雅士撰文记述,彪炳千古。文昌书院故址左边,筑有一坛,名叫“山川坛”。是祭祀天地,祈求平安的地方。

  莲潭

  澄潭宜月月宜槎

  今古人同玩月华

  却为濂溪曾泛酒

  至今犹是说莲花

  濂溪是宋朝理学家周敦颐的别号,他的《爱莲说》影响了无数代人,他在邵阳任职期间,到新宁县讲学,在放生阁的石壁上写下了“万古堤防”四字。新宁县人为了纪念他,把他讲学的书院称为“莲潭书院”,把书院后面的池塘命名为“莲池”,把一大段平静的水面取名叫“莲潭”。夫夷江发源于广西,一路急流奔涌,但是到了县城上面,有两座石山挡住了去路,山不转水转,水流的力量转而向下,把河床冲刷出一道深潭,下面的月光岩又挡住势头,又有了一个九十度的转折。这一段河床波澜不兴,水色如黛,深达数丈。周敦颐讲学期间,经常带领学子们泛舟江心,把酒问月,完善太极学说。河对岸有一个山冲,有一个渡口供乡民来往,至今仍然名叫“渡潭冲”。“莲潭夜月”是过去新宁县的夫夷八景之一,过去的河床很宽,两岸有很多地方是银色的沙滩。月夜泛槎,载酒载歌,波荡舟,月荡魂,景如梦,人如仙。莲潭上游的山上,有一座庵院,名叫“莲潭庵”,数百年来一直香火旺盛,远近闻名。莲潭是每年端午扒龙船的绝佳场地,河道笔直,水流缓慢,可供七八艘龙舟并驾角逐,县城这面,吊脚楼云立,红男绿女鸣炮欢呼,竞舟之人鼓乐喧腾,高潮迭起,一条条龙舟在水上穿梭,真的是风云际会。莲潭更是商船云集的地方,上可达“大埠渡”(资源县),下可至益阳、武汉。货物在这里呑吐,竹木在这里集结。有了莲潭这个天然港埠,才有了后来“东门银子砌成塔,北门女子美如画”的富丽繁华。

  专祠

  清朝后期,有一段回光返照的岁月,史学家称之为“同光中兴”,新宁人首当其冲,最先发难,组建“楚勇”,南征北战,浴血沐火,马革裹尸,死伤无数,同时也涌现了几百名将军。有几位大将为国捐躯,朝庭颁旨修建专祠祭祀。他们是江忠源、江忠义、邓子垣、刘长佑、刘坤一。新宁县原有一专祠,名叫“昭忠祠”,故址在现在的东风小学附近,这个祠用来祭奠历朝死于王事的亡灵。后面几个专祠祭奠的都是同时代之人。江忠源的名叫“忠烈祠”,在摩诃岭的高坡上,今粮食局所在地,俗称“高庙”。江忠义的名叫“诚恪祠”,在县衙西面,与“武庙”对门,今公安局最里边。专祠的名号是祠主的谥号。邓子垣的“壮毅祠”在西门城内的右边,今中医院的后侧面,后来刘坤一的“忠诚祠”与它比邻。前面三位是殁于战场,刘坤一是病死于官场,只有刘长佑是病退回家,寿终正寝。他在官场上几度沉浮,立下汗马功劳,曾经官至直隶总督。他死后谥为“武慎”,据“阁钞”的明示是:“内阁钞出前任云贵总督刘长佑谥号,奉朱笔圈出武慎。钦此。计开谥法,折冲御侮曰武,刚强以顺曰武。小心克勤曰慎,夙夜敬畏曰慎”。武慎祠原来在“上方桥”附近的刘氏家庙旁,(武装部后面)后来改建在文昌书院的故址上,即现在的金石中学。新宁民团由江忠源统领的时候称之为“楚勇”,江忠源死后,刘长佑和江忠义分别率领,称之为“楚军”,后来交给了刘坤一掌控,改为“新楚军”,新楚军在广西征战的时候最为惨酷,屡战屡败,他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恰逢他的弟弟刘培一来探望他的病情,得知情况后,决心与兄长同生共死,他参与军务,苦战三年,最后取得胜利。刘培一无心为官,回到家中操劳公益,他看到很多阵亡将士没有得到赏赐,家人饥寒交迫,过去死难的烈士依附于忠烈祠配享香火,广西遇难的战友们魂无所依。他向兄长建议,自费修筑专祠,祭奠众多亡友。刘坤一奏请朝庭,自己拿出二十万两白银修建专祠,置办田产,救助孤苦遗属。刘培一一手操办,选址修建在凝秀阁下面,箭楼边上面,专祠名叫“忠义祠”。故址在老财政局。

  三亭四阁

  说到新宁县的历史,必然说到新宁县的建筑,说到建筑,新宁县人最先提起的是“三亭四阁”。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了很多疑义,四阁大家都知道,是“文昌阁”、“大兴阁”、“放生阁”和“凝秀阁”,说到“三亭”,就引起了争论。有人讲是“三坪”,说是“郭家坪”,“三角坪”和“教埸坪”。说到“郭家坪”,有人又举出什么李家坪,王家坪。实际上坪与阁不能形成对仗,何况,当年没有三角坪,郭家坪也没有占有显要的地位。教埸坪是后来练兵需要而开拓,凝秀阁的修建比之早一百多年,其实教埸坪是俗称,本名应为“演武厅”。亭与阁都是能工巧匠精心打造,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三亭应该是“问水亭”、“白公亭”和“怀远亭”。三个亭的名字都有诗情画意,问水亭座落在南门城外的沙洲上,与白公亭隔江相望,有一首诗流传至今,白公亭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秦朝的大将白善,有刘长佑的《新修白公渡亭记》为证。怀远亭座落在西门怀远渡对面的沙洲上,这里是通往广西、贵州的要津。顾名思义,怀远,既是向往,也是思念,浓浓的亲情,淡淡的离伤,还有那“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惆怅。

  文昌阁的故址在县祁剧团附近;

  大兴阁在西门下游的江边,现在还有一个“大兴阁码头”;

  还能看出端倪的是“放生阁”,依崖屹立,黛瓦粉墙,听说已被政府收购,恢复旧貌,指日可待。

  “凝秀阁”在县政府后面的江边,文革时被毁,里面原有一块石碑,为纪念清官“李蛮牛”而立,石碑早已不在了,但仍旧有人在那里烧香化纸,杀鸡公,认亲爷(干爹)。祭如在,祭神如神在,清官李蛮牛在新宁县万古留芳。

  金城拾忆之一

  飘荡的地名(上)

  金城

  金城既是城镇的名字,也是山的名字,县城名叫金石镇,简称金城,山名叫金城山,简称金峰,金城山古称扶阳山,现在叫做金紫岭。新宁县西汉时属于“夫夷侯国”,因境内的夫夷江而得名。夫夷江又叫扶夷江,夫夷江最早名叫“夫水”,古人把山南水北称为阳,金紫岭在夫夷江的南边,所以称为扶阳山,新宁县一度称为扶县和扶阳县,想必与夫夷江有关。金城山在县城的东边,每天清晨,太白金星高高地悬在山顶, 随后,一道道金光从山背后射向天际,如果有云,就会变幻出万紫千红的彩霞,如果没有云,一个大大的金字就会映衬在巨大的天幕上。金紫岭高1772米,从正面看象一个金字,在最高峰的悬崖上,刻有几个擘窠大字,上书“澬南第一峰”,澬是资江的简称,资江发源于广西,由南向北流入洞庭湖。金紫岭的山顶是一小块平地,没有树木,长着丝茅草,称之为“凤凰坪”,凤凰坪往下数十米,有一眼四季不涸的清泉,依傍泉水,筑有一寺,供奉“金子大王”。寺庙香火旺盛,四方信士纷至沓来。

  自古以来,金紫岭就是文人雅士登临的胜境,留下数不清的诗文。“金岭霁雪”是新宁县著名的风景。

  宫保第与御史街

  新宁县自古以来就多灾多难,水灾,兵灾,火灾是家常便饭。县城数度被焚烧洗劫,几次迁徙。明朝正统十四年(1449),县城再度被毁,官民士绅一致要求远离“乱源”,迁到几十里以外的赤木氹,当时,在外为官的李敏来信劝阻,并派人回来协助选址。李敏时任两广总督,为官清正,深受乡人敬仰,说话份量极重,最后决定在原址上面二里之地,摩诃岭下的沙洲上建城。李敏老家在白沙乡下,他动员亲眷和族人迁至新城,自己出资创办绣衣坊,从外地请来匠人,教授族人纺纱、绣花、制衣,以解决衣食之忧。他自己也在摩诃岭山脚下修建了一座府第,人称“宫保第”。宫保是明清两朝皇室授予大臣的虚衔,有太师、少师、太傅、少傅、太保、少保,统称宫保。宫保第故址在今天的“北门市场”附近,旁边有一个大塘,名叫“储备塘”,这个名字有现代气息,一点也不像古地名。这个塘大慨是用来蓄水防止火灾,因为新宁县城曾经数次遭受回禄之灾(火灾)。李氏族人居住和做生意的地方被人们取名为“锦绣街”,“御史街”,许多大户人家也纷纷搬到城里居住。“锦绣”二字缘用至今,现在还有“锦绣社区”。

  新城建成了,不大,“穿城一里七,沿城四里一”,不过,以后的繁荣壮大,是在这个基础之上。顺便提供一个数字,当时新宁县的人口总数。

  明永乐十年(1412),1783户,7990人;

  明成化十八年(1482),986户,6665人;

  明弘治五年(1492),1108户,6386人。

  对比现在,小小的锦绣社区也有7610人。

  可惜,李敏的府第他一天也没有居住,建成不久,(1451年),他就在任上去世了。宫保第的名字在世人的口口相传中变成了“公婆地”。绣衣坊在南门,李氏后代一直居住在那里。在宫保第旁边,李敏还修建了另一座房屋,名叫“都宪坊”,在今一中附近的江边修建了一座“化龙坊”。宫保第距“龙王庙”不远,龙王庙紧靠“城隍庙”,龙王庙近几年恢复香火,地址在西门吊井,现公安局后面。

  钟鼓楼与文昌阁

  新宁县过去流传一个小故事,与钟鼓楼有关。说是有三个生意人一次瞎聊,说着说着来了劲,都说自己的家乡好,最后决定打赌,输一个“东道”,意思是输了的做主请客。邵阳人说“邵阳有座塔,离天八尺八”。武冈人说“武冈有座山,离天三尺三”。新宁人说“新宁有座钟鼓楼,一截跐到天里头”。跐是伸的意思,一截伸到天里头,你说有多高。当然,吹牛皮不犯法,古时候也是一样。不信,你到新宁县来看一看。

  钟鼓楼其实不算高,只比城墙高一些,是新宁县城的瞭望台,用以报警,好比战场上的哨兵,新宁县城三面环江,一面靠山,站在钟鼓楼上一目了然。所以也是最容易遭到破坏的地方,毁过几次以后,就没有再建,因为好记,所以传了下来。具体地点应该在东门城外,现在的迎阳街的街尾,过去的仔猪交易所。往西面不远,就是文昌宫,是供奉“文昌帝君”的地方,是读书人的圣地。每年春秋二季,县里的官员和士绅都要前来祭祀,祭祀的时间要选择吉日,由县里的知县主祭,在封建社会里,祭祀是最隆重的礼仪。由地方最高长官主祭的只有文昌帝君和关圣帝君,不过文昌帝君还多了一祭,每年的二月初三日是文昌帝君的诞辰,这一天是县城的狂欢节日,四乡八垌的百姓都会前来逛庙会,场面比元宵节耍龙灯和端午节扒龙船还要热闹。文昌宫就是文昌阁,右前方有一高大牌坊,名叫“节孝总坊”,我们小时候见过。牌坊于文革期间拆毁,文昌阁旁边有一大池塘,名叫“莲池”,莲池前是文昌书院的旧址,是有史可查的夫彝县的第一任长官——第五伦教化民众的地方,宋朝时候,周敦颐曾经在此讲学,为了纪念他,后人把学堂后面的池塘称之为“莲池”,把前面从月光岩到放生阁的一大段江面称为“莲潭”。这个地方后来建成“武慎祠”。也就是现在的金石中学。武慎祠是纪念刘长佑的专祠。文昌宫后来和文昌阁分离,在县城内重新构筑,地点在老建筑公司附近。文昌阁建在现在的老祁剧团。书院和学宫数度迁徙和改建,每改建一次都是县里的盛事,由德高望重之文人雅士撰文记述,彪炳千古。文昌书院故址左边,筑有一坛,名叫“山川坛”。是祭祀天地,祈求平安的地方。

  莲潭

  澄潭宜月月宜槎

  今古人同玩月华

  却为濂溪曾泛酒

  至今犹是说莲花

  濂溪是宋朝理学家周敦颐的别号,他的《爱莲说》影响了无数代人,他在邵阳任职期间,到新宁县讲学,在放生阁的石壁上写下了“万古堤防”四字。新宁县人为了纪念他,把他讲学的书院称为“莲潭书院”,把书院后面的池塘命名为“莲池”,把一大段平静的水面取名叫“莲潭”。夫夷江发源于广西,一路急流奔涌,但是到了县城上面,有两座石山挡住了去路,山不转水转,水流的力量转而向下,把河床冲刷出一道深潭,下面的月光岩又挡住势头,又有了一个九十度的转折。这一段河床波澜不兴,水色如黛,深达数丈。周敦颐讲学期间,经常带领学子们泛舟江心,把酒问月,完善太极学说。河对岸有一个山冲,有一个渡口供乡民来往,至今仍然名叫“渡潭冲”。“莲潭夜月”是过去新宁县的夫夷八景之一,过去的河床很宽,两岸有很多地方是银色的沙滩。月夜泛槎,载酒载歌,波荡舟,月荡魂,景如梦,人如仙。莲潭上游的山上,有一座庵院,名叫“莲潭庵”,数百年来一直香火旺盛,远近闻名。莲潭是每年端午扒龙船的绝佳场地,河道笔直,水流缓慢,可供七八艘龙舟并驾角逐,县城这面,吊脚楼云立,红男绿女鸣炮欢呼,竞舟之人鼓乐喧腾,高潮迭起,一条条龙舟在水上穿梭,真的是风云际会。莲潭更是商船云集的地方,上可达“大埠渡”(资源县),下可至益阳、武汉。货物在这里呑吐,竹木在这里集结。有了莲潭这个天然港埠,才有了后来“东门银子砌成塔,北门女子美如画”的富丽繁华。

  专祠

  清朝后期,有一段回光返照的岁月,史学家称之为“同光中兴”,新宁人首当其冲,最先发难,组建“楚勇”,南征北战,浴血沐火,马革裹尸,死伤无数,同时也涌现了几百名将军。有几位大将为国捐躯,朝庭颁旨修建专祠祭祀。他们是江忠源、江忠义、邓子垣、刘长佑、刘坤一。新宁县原有一专祠,名叫“昭忠祠”,故址在现在的东风小学附近,这个祠用来祭奠历朝死于王事的亡灵。后面几个专祠祭奠的都是同时代之人。江忠源的名叫“忠烈祠”,在摩诃岭的高坡上,今粮食局所在地,俗称“高庙”。江忠义的名叫“诚恪祠”,在县衙西面,与“武庙”对门,今公安局最里边。专祠的名号是祠主的谥号。邓子垣的“壮毅祠”在西门城内的右边,今中医院的后侧面,后来刘坤一的“忠诚祠”与它比邻。前面三位是殁于战场,刘坤一是病死于官场,只有刘长佑是病退回家,寿终正寝。他在官场上几度沉浮,立下汗马功劳,曾经官至直隶总督。他死后谥为“武慎”,据“阁钞”的明示是:“内阁钞出前任云贵总督刘长佑谥号,奉朱笔圈出武慎。钦此。计开谥法,折冲御侮曰武,刚强以顺曰武。小心克勤曰慎,夙夜敬畏曰慎”。武慎祠原来在“上方桥”附近的刘氏家庙旁,(武装部后面)后来改建在文昌书院的故址上,即现在的金石中学。新宁民团由江忠源统领的时候称之为“楚勇”,江忠源死后,刘长佑和江忠义分别率领,称之为“楚军”,后来交给了刘坤一掌控,改为“新楚军”,新楚军在广西征战的时候最为惨酷,屡战屡败,他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恰逢他的弟弟刘培一来探望他的病情,得知情况后,决心与兄长同生共死,他参与军务,苦战三年,最后取得胜利。刘培一无心为官,回到家中操劳公益,他看到很多阵亡将士没有得到赏赐,家人饥寒交迫,过去死难的烈士依附于忠烈祠配享香火,广西遇难的战友们魂无所依。他向兄长建议,自费修筑专祠,祭奠众多亡友。刘坤一奏请朝庭,自己拿出二十万两白银修建专祠,置办田产,救助孤苦遗属。刘培一一手操办,选址修建在凝秀阁下面,箭楼边上面,专祠名叫“忠义祠”。故址在老财政局。

  三亭四阁

  说到新宁县的历史,必然说到新宁县的建筑,说到建筑,新宁县人最先提起的是“三亭四阁”。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了很多疑义,四阁大家都知道,是“文昌阁”、“大兴阁”、“放生阁”和“凝秀阁”,说到“三亭”,就引起了争论。有人讲是“三坪”,说是“郭家坪”,“三角坪”和“教埸坪”。说到“郭家坪”,有人又举出什么李家坪,王家坪。实际上坪与阁不能形成对仗,何况,当年没有三角坪,郭家坪也没有占有显要的地位。教埸坪是后来练兵需要而开拓,凝秀阁的修建比之早一百多年,其实教埸坪是俗称,本名应为“演武厅”。亭与阁都是能工巧匠精心打造,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三亭应该是“问水亭”、“白公亭”和“怀远亭”。三个亭的名字都有诗情画意,问水亭座落在南门城外的沙洲上,与白公亭隔江相望,有一首诗流传至今,白公亭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秦朝的大将白善,有刘长佑的《新修白公渡亭记》为证。怀远亭座落在西门怀远渡对面的沙洲上,这里是通往广西、贵州的要津。顾名思义,怀远,既是向往,也是思念,浓浓的亲情,淡淡的离伤,还有那“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惆怅。

  文昌阁的故址在县祁剧团附近;

  大兴阁在西门下游的江边,现在还有一个“大兴阁码头”;

  还能看出端倪的是“放生阁”,依崖屹立,黛瓦粉墙,听说已被政府收购,恢复旧貌,指日可待。

  “凝秀阁”在县政府后面的江边,文革时被毁,里面原有一块石碑,为纪念清官“李蛮牛”而立,石碑早已不在了,但仍旧有人在那里烧香化纸,杀鸡公,认亲爷(干爹)。祭如在,祭神如神在,清官李蛮牛在新宁县万古留芳。

  金城拾忆之一

  飘荡的地名(上)

  金城

  金城既是城镇的名字,也是山的名字,县城名叫金石镇,简称金城,山名叫金城山,简称金峰,金城山古称扶阳山,现在叫做金紫岭。新宁县西汉时属于“夫夷侯国”,因境内的夫夷江而得名。夫夷江又叫扶夷江,夫夷江最早名叫“夫水”,古人把山南水北称为阳,金紫岭在夫夷江的南边,所以称为扶阳山,新宁县一度称为扶县和扶阳县,想必与夫夷江有关。金城山在县城的东边,每天清晨,太白金星高高地悬在山顶, 随后,一道道金光从山背后射向天际,如果有云,就会变幻出万紫千红的彩霞,如果没有云,一个大大的金字就会映衬在巨大的天幕上。金紫岭高1772米,从正面看象一个金字,在最高峰的悬崖上,刻有几个擘窠大字,上书“澬南第一峰”,澬是资江的简称,资江发源于广西,由南向北流入洞庭湖。金紫岭的山顶是一小块平地,没有树木,长着丝茅草,称之为“凤凰坪”,凤凰坪往下数十米,有一眼四季不涸的清泉,依傍泉水,筑有一寺,供奉“金子大王”。寺庙香火旺盛,四方信士纷至沓来。

  自古以来,金紫岭就是文人雅士登临的胜境,留下数不清的诗文。“金岭霁雪”是新宁县著名的风景。

  宫保第与御史街

  新宁县自古以来就多灾多难,水灾,兵灾,火灾是家常便饭。县城数度被焚烧洗劫,几次迁徙。明朝正统十四年(1449),县城再度被毁,官民士绅一致要求远离“乱源”,迁到几十里以外的赤木氹,当时,在外为官的李敏来信劝阻,并派人回来协助选址。李敏时任两广总督,为官清正,深受乡人敬仰,说话份量极重,最后决定在原址上面二里之地,摩诃岭下的沙洲上建城。李敏老家在白沙乡下,他动员亲眷和族人迁至新城,自己出资创办绣衣坊,从外地请来匠人,教授族人纺纱、绣花、制衣,以解决衣食之忧。他自己也在摩诃岭山脚下修建了一座府第,人称“宫保第”。宫保是明清两朝皇室授予大臣的虚衔,有太师、少师、太傅、少傅、太保、少保,统称宫保。宫保第故址在今天的“北门市场”附近,旁边有一个大塘,名叫“储备塘”,这个名字有现代气息,一点也不像古地名。这个塘大慨是用来蓄水防止火灾,因为新宁县城曾经数次遭受回禄之灾(火灾)。李氏族人居住和做生意的地方被人们取名为“锦绣街”,“御史街”,许多大户人家也纷纷搬到城里居住。“锦绣”二字缘用至今,现在还有“锦绣社区”。

  新城建成了,不大,“穿城一里七,沿城四里一”,不过,以后的繁荣壮大,是在这个基础之上。顺便提供一个数字,当时新宁县的人口总数。

  明永乐十年(1412),1783户,7990人;

  明成化十八年(1482),986户,6665人;

  明弘治五年(1492),1108户,6386人。

  对比现在,小小的锦绣社区也有7610人。

  可惜,李敏的府第他一天也没有居住,建成不久,(1451年),他就在任上去世了。宫保第的名字在世人的口口相传中变成了“公婆地”。绣衣坊在南门,李氏后代一直居住在那里。在宫保第旁边,李敏还修建了另一座房屋,名叫“都宪坊”,在今一中附近的江边修建了一座“化龙坊”。宫保第距“龙王庙”不远,龙王庙紧靠“城隍庙”,龙王庙近几年恢复香火,地址在西门吊井,现公安局后面。

  钟鼓楼与文昌阁

  新宁县过去流传一个小故事,与钟鼓楼有关。说是有三个生意人一次瞎聊,说着说着来了劲,都说自己的家乡好,最后决定打赌,输一个“东道”,意思是输了的做主请客。邵阳人说“邵阳有座塔,离天八尺八”。武冈人说“武冈有座山,离天三尺三”。新宁人说“新宁有座钟鼓楼,一截跐到天里头”。跐是伸的意思,一截伸到天里头,你说有多高。当然,吹牛皮不犯法,古时候也是一样。不信,你到新宁县来看一看。

  钟鼓楼其实不算高,只比城墙高一些,是新宁县城的瞭望台,用以报警,好比战场上的哨兵,新宁县城三面环江,一面靠山,站在钟鼓楼上一目了然。所以也是最容易遭到破坏的地方,毁过几次以后,就没有再建,因为好记,所以传了下来。具体地点应该在东门城外,现在的迎阳街的街尾,过去的仔猪交易所。往西面不远,就是文昌宫,是供奉“文昌帝君”的地方,是读书人的圣地。每年春秋二季,县里的官员和士绅都要前来祭祀,祭祀的时间要选择吉日,由县里的知县主祭,在封建社会里,祭祀是最隆重的礼仪。由地方最高长官主祭的只有文昌帝君和关圣帝君,不过文昌帝君还多了一祭,每年的二月初三日是文昌帝君的诞辰,这一天是县城的狂欢节日,四乡八垌的百姓都会前来逛庙会,场面比元宵节耍龙灯和端午节扒龙船还要热闹。文昌宫就是文昌阁,右前方有一高大牌坊,名叫“节孝总坊”,我们小时候见过。牌坊于文革期间拆毁,文昌阁旁边有一大池塘,名叫“莲池”,莲池前是文昌书院的旧址,是有史可查的夫彝县的第一任长官——第五伦教化民众的地方,宋朝时候,周敦颐曾经在此讲学,为了纪念他,后人把学堂后面的池塘称之为“莲池”,把前面从月光岩到放生阁的一大段江面称为“莲潭”。这个地方后来建成“武慎祠”。也就是现在的金石中学。武慎祠是纪念刘长佑的专祠。文昌宫后来和文昌阁分离,在县城内重新构筑,地点在老建筑公司附近。文昌阁建在现在的老祁剧团。书院和学宫数度迁徙和改建,每改建一次都是县里的盛事,由德高望重之文人雅士撰文记述,彪炳千古。文昌书院故址左边,筑有一坛,名叫“山川坛”。是祭祀天地,祈求平安的地方。

  莲潭

  澄潭宜月月宜槎

  今古人同玩月华

  却为濂溪曾泛酒

  至今犹是说莲花

  濂溪是宋朝理学家周敦颐的别号,他的《爱莲说》影响了无数代人,他在邵阳任职期间,到新宁县讲学,在放生阁的石壁上写下了“万古堤防”四字。新宁县人为了纪念他,把他讲学的书院称为“莲潭书院”,把书院后面的池塘命名为“莲池”,把一大段平静的水面取名叫“莲潭”。夫夷江发源于广西,一路急流奔涌,但是到了县城上面,有两座石山挡住了去路,山不转水转,水流的力量转而向下,把河床冲刷出一道深潭,下面的月光岩又挡住势头,又有了一个九十度的转折。这一段河床波澜不兴,水色如黛,深达数丈。周敦颐讲学期间,经常带领学子们泛舟江心,把酒问月,完善太极学说。河对岸有一个山冲,有一个渡口供乡民来往,至今仍然名叫“渡潭冲”。“莲潭夜月”是过去新宁县的夫夷八景之一,过去的河床很宽,两岸有很多地方是银色的沙滩。月夜泛槎,载酒载歌,波荡舟,月荡魂,景如梦,人如仙。莲潭上游的山上,有一座庵院,名叫“莲潭庵”,数百年来一直香火旺盛,远近闻名。莲潭是每年端午扒龙船的绝佳场地,河道笔直,水流缓慢,可供七八艘龙舟并驾角逐,县城这面,吊脚楼云立,红男绿女鸣炮欢呼,竞舟之人鼓乐喧腾,高潮迭起,一条条龙舟在水上穿梭,真的是风云际会。莲潭更是商船云集的地方,上可达“大埠渡”(资源县),下可至益阳、武汉。货物在这里呑吐,竹木在这里集结。有了莲潭这个天然港埠,才有了后来“东门银子砌成塔,北门女子美如画”的富丽繁华。

  专祠

  清朝后期,有一段回光返照的岁月,史学家称之为“同光中兴”,新宁人首当其冲,最先发难,组建“楚勇”,南征北战,浴血沐火,马革裹尸,死伤无数,同时也涌现了几百名将军。有几位大将为国捐躯,朝庭颁旨修建专祠祭祀。他们是江忠源、江忠义、邓子垣、刘长佑、刘坤一。新宁县原有一专祠,名叫“昭忠祠”,故址在现在的东风小学附近,这个祠用来祭奠历朝死于王事的亡灵。后面几个专祠祭奠的都是同时代之人。江忠源的名叫“忠烈祠”,在摩诃岭的高坡上,今粮食局所在地,俗称“高庙”。江忠义的名叫“诚恪祠”,在县衙西面,与“武庙”对门,今公安局最里边。专祠的名号是祠主的谥号。邓子垣的“壮毅祠”在西门城内的右边,今中医院的后侧面,后来刘坤一的“忠诚祠”与它比邻。前面三位是殁于战场,刘坤一是病死于官场,只有刘长佑是病退回家,寿终正寝。他在官场上几度沉浮,立下汗马功劳,曾经官至直隶总督。他死后谥为“武慎”,据“阁钞”的明示是:“内阁钞出前任云贵总督刘长佑谥号,奉朱笔圈出武慎。钦此。计开谥法,折冲御侮曰武,刚强以顺曰武。小心克勤曰慎,夙夜敬畏曰慎”。武慎祠原来在“上方桥”附近的刘氏家庙旁,(武装部后面)后来改建在文昌书院的故址上,即现在的金石中学。新宁民团由江忠源统领的时候称之为“楚勇”,江忠源死后,刘长佑和江忠义分别率领,称之为“楚军”,后来交给了刘坤一掌控,改为“新楚军”,新楚军在广西征战的时候最为惨酷,屡战屡败,他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恰逢他的弟弟刘培一来探望他的病情,得知情况后,决心与兄长同生共死,他参与军务,苦战三年,最后取得胜利。刘培一无心为官,回到家中操劳公益,他看到很多阵亡将士没有得到赏赐,家人饥寒交迫,过去死难的烈士依附于忠烈祠配享香火,广西遇难的战友们魂无所依。他向兄长建议,自费修筑专祠,祭奠众多亡友。刘坤一奏请朝庭,自己拿出二十万两白银修建专祠,置办田产,救助孤苦遗属。刘培一一手操办,选址修建在凝秀阁下面,箭楼边上面,专祠名叫“忠义祠”。故址在老财政局。

  三亭四阁

  说到新宁县的历史,必然说到新宁县的建筑,说到建筑,新宁县人最先提起的是“三亭四阁”。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了很多疑义,四阁大家都知道,是“文昌阁”、“大兴阁”、“放生阁”和“凝秀阁”,说到“三亭”,就引起了争论。有人讲是“三坪”,说是“郭家坪”,“三角坪”和“教埸坪”。说到“郭家坪”,有人又举出什么李家坪,王家坪。实际上坪与阁不能形成对仗,何况,当年没有三角坪,郭家坪也没有占有显要的地位。教埸坪是后来练兵需要而开拓,凝秀阁的修建比之早一百多年,其实教埸坪是俗称,本名应为“演武厅”。亭与阁都是能工巧匠精心打造,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三亭应该是“问水亭”、“白公亭”和“怀远亭”。三个亭的名字都有诗情画意,问水亭座落在南门城外的沙洲上,与白公亭隔江相望,有一首诗流传至今,白公亭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秦朝的大将白善,有刘长佑的《新修白公渡亭记》为证。怀远亭座落在西门怀远渡对面的沙洲上,这里是通往广西、贵州的要津。顾名思义,怀远,既是向往,也是思念,浓浓的亲情,淡淡的离伤,还有那“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惆怅。

  文昌阁的故址在县祁剧团附近;

  大兴阁在西门下游的江边,现在还有一个“大兴阁码头”;

  还能看出端倪的是“放生阁”,依崖屹立,黛瓦粉墙,听说已被政府收购,恢复旧貌,指日可待。

  “凝秀阁”在县政府后面的江边,文革时被毁,里面原有一块石碑,为纪念清官“李蛮牛”而立,石碑早已不在了,但仍旧有人在那里烧香化纸,杀鸡公,认亲爷(干爹)。祭如在,祭神如神在,清官李蛮牛在新宁县万古留芳。

  金城拾忆之一

  飘荡的地名(上)

  金城

  金城既是城镇的名字,也是山的名字,县城名叫金石镇,简称金城,山名叫金城山,简称金峰,金城山古称扶阳山,现在叫做金紫岭。新宁县西汉时属于“夫夷侯国”,因境内的夫夷江而得名。夫夷江又叫扶夷江,夫夷江最早名叫“夫水”,古人把山南水北称为阳,金紫岭在夫夷江的南边,所以称为扶阳山,新宁县一度称为扶县和扶阳县,想必与夫夷江有关。金城山在县城的东边,每天清晨,太白金星高高地悬在山顶, 随后,一道道金光从山背后射向天际,如果有云,就会变幻出万紫千红的彩霞,如果没有云,一个大大的金字就会映衬在巨大的天幕上。金紫岭高1772米,从正面看象一个金字,在最高峰的悬崖上,刻有几个擘窠大字,上书“澬南第一峰”,澬是资江的简称,资江发源于广西,由南向北流入洞庭湖。金紫岭的山顶是一小块平地,没有树木,长着丝茅草,称之为“凤凰坪”,凤凰坪往下数十米,有一眼四季不涸的清泉,依傍泉水,筑有一寺,供奉“金子大王”。寺庙香火旺盛,四方信士纷至沓来。

  自古以来,金紫岭就是文人雅士登临的胜境,留下数不清的诗文。“金岭霁雪”是新宁县著名的风景。

  宫保第与御史街

  新宁县自古以来就多灾多难,水灾,兵灾,火灾是家常便饭。县城数度被焚烧洗劫,几次迁徙。明朝正统十四年(1449),县城再度被毁,官民士绅一致要求远离“乱源”,迁到几十里以外的赤木氹,当时,在外为官的李敏来信劝阻,并派人回来协助选址。李敏时任两广总督,为官清正,深受乡人敬仰,说话份量极重,最后决定在原址上面二里之地,摩诃岭下的沙洲上建城。李敏老家在白沙乡下,他动员亲眷和族人迁至新城,自己出资创办绣衣坊,从外地请来匠人,教授族人纺纱、绣花、制衣,以解决衣食之忧。他自己也在摩诃岭山脚下修建了一座府第,人称“宫保第”。宫保是明清两朝皇室授予大臣的虚衔,有太师、少师、太傅、少傅、太保、少保,统称宫保。宫保第故址在今天的“北门市场”附近,旁边有一个大塘,名叫“储备塘”,这个名字有现代气息,一点也不像古地名。这个塘大慨是用来蓄水防止火灾,因为新宁县城曾经数次遭受回禄之灾(火灾)。李氏族人居住和做生意的地方被人们取名为“锦绣街”,“御史街”,许多大户人家也纷纷搬到城里居住。“锦绣”二字缘用至今,现在还有“锦绣社区”。

  新城建成了,不大,“穿城一里七,沿城四里一”,不过,以后的繁荣壮大,是在这个基础之上。顺便提供一个数字,当时新宁县的人口总数。

  明永乐十年(1412),1783户,7990人;

  明成化十八年(1482),986户,6665人;

  明弘治五年(1492),1108户,6386人。

  对比现在,小小的锦绣社区也有7610人。

  可惜,李敏的府第他一天也没有居住,建成不久,(1451年),他就在任上去世了。宫保第的名字在世人的口口相传中变成了“公婆地”。绣衣坊在南门,李氏后代一直居住在那里。在宫保第旁边,李敏还修建了另一座房屋,名叫“都宪坊”,在今一中附近的江边修建了一座“化龙坊”。宫保第距“龙王庙”不远,龙王庙紧靠“城隍庙”,龙王庙近几年恢复香火,地址在西门吊井,现公安局后面。

  钟鼓楼与文昌阁

  新宁县过去流传一个小故事,与钟鼓楼有关。说是有三个生意人一次瞎聊,说着说着来了劲,都说自己的家乡好,最后决定打赌,输一个“东道”,意思是输了的做主请客。邵阳人说“邵阳有座塔,离天八尺八”。武冈人说“武冈有座山,离天三尺三”。新宁人说“新宁有座钟鼓楼,一截跐到天里头”。跐是伸的意思,一截伸到天里头,你说有多高。当然,吹牛皮不犯法,古时候也是一样。不信,你到新宁县来看一看。

  钟鼓楼其实不算高,只比城墙高一些,是新宁县城的瞭望台,用以报警,好比战场上的哨兵,新宁县城三面环江,一面靠山,站在钟鼓楼上一目了然。所以也是最容易遭到破坏的地方,毁过几次以后,就没有再建,因为好记,所以传了下来。具体地点应该在东门城外,现在的迎阳街的街尾,过去的仔猪交易所。往西面不远,就是文昌宫,是供奉“文昌帝君”的地方,是读书人的圣地。每年春秋二季,县里的官员和士绅都要前来祭祀,祭祀的时间要选择吉日,由县里的知县主祭,在封建社会里,祭祀是最隆重的礼仪。由地方最高长官主祭的只有文昌帝君和关圣帝君,不过文昌帝君还多了一祭,每年的二月初三日是文昌帝君的诞辰,这一天是县城的狂欢节日,四乡八垌的百姓都会前来逛庙会,场面比元宵节耍龙灯和端午节扒龙船还要热闹。文昌宫就是文昌阁,右前方有一高大牌坊,名叫“节孝总坊”,我们小时候见过。牌坊于文革期间拆毁,文昌阁旁边有一大池塘,名叫“莲池”,莲池前是文昌书院的旧址,是有史可查的夫彝县的第一任长官——第五伦教化民众的地方,宋朝时候,周敦颐曾经在此讲学,为了纪念他,后人把学堂后面的池塘称之为“莲池”,把前面从月光岩到放生阁的一大段江面称为“莲潭”。这个地方后来建成“武慎祠”。也就是现在的金石中学。武慎祠是纪念刘长佑的专祠。文昌宫后来和文昌阁分离,在县城内重新构筑,地点在老建筑公司附近。文昌阁建在现在的老祁剧团。书院和学宫数度迁徙和改建,每改建一次都是县里的盛事,由德高望重之文人雅士撰文记述,彪炳千古。文昌书院故址左边,筑有一坛,名叫“山川坛”。是祭祀天地,祈求平安的地方。

  莲潭

  澄潭宜月月宜槎

  今古人同玩月华

  却为濂溪曾泛酒

  至今犹是说莲花

  濂溪是宋朝理学家周敦颐的别号,他的《爱莲说》影响了无数代人,他在邵阳任职期间,到新宁县讲学,在放生阁的石壁上写下了“万古堤防”四字。新宁县人为了纪念他,把他讲学的书院称为“莲潭书院”,把书院后面的池塘命名为“莲池”,把一大段平静的水面取名叫“莲潭”。夫夷江发源于广西,一路急流奔涌,但是到了县城上面,有两座石山挡住了去路,山不转水转,水流的力量转而向下,把河床冲刷出一道深潭,下面的月光岩又挡住势头,又有了一个九十度的转折。这一段河床波澜不兴,水色如黛,深达数丈。周敦颐讲学期间,经常带领学子们泛舟江心,把酒问月,完善太极学说。河对岸有一个山冲,有一个渡口供乡民来往,至今仍然名叫“渡潭冲”。“莲潭夜月”是过去新宁县的夫夷八景之一,过去的河床很宽,两岸有很多地方是银色的沙滩。月夜泛槎,载酒载歌,波荡舟,月荡魂,景如梦,人如仙。莲潭上游的山上,有一座庵院,名叫“莲潭庵”,数百年来一直香火旺盛,远近闻名。莲潭是每年端午扒龙船的绝佳场地,河道笔直,水流缓慢,可供七八艘龙舟并驾角逐,县城这面,吊脚楼云立,红男绿女鸣炮欢呼,竞舟之人鼓乐喧腾,高潮迭起,一条条龙舟在水上穿梭,真的是风云际会。莲潭更是商船云集的地方,上可达“大埠渡”(资源县),下可至益阳、武汉。货物在这里呑吐,竹木在这里集结。有了莲潭这个天然港埠,才有了后来“东门银子砌成塔,北门女子美如画”的富丽繁华。

  专祠

  清朝后期,有一段回光返照的岁月,史学家称之为“同光中兴”,新宁人首当其冲,最先发难,组建“楚勇”,南征北战,浴血沐火,马革裹尸,死伤无数,同时也涌现了几百名将军。有几位大将为国捐躯,朝庭颁旨修建专祠祭祀。他们是江忠源、江忠义、邓子垣、刘长佑、刘坤一。新宁县原有一专祠,名叫“昭忠祠”,故址在现在的东风小学附近,这个祠用来祭奠历朝死于王事的亡灵。后面几个专祠祭奠的都是同时代之人。江忠源的名叫“忠烈祠”,在摩诃岭的高坡上,今粮食局所在地,俗称“高庙”。江忠义的名叫“诚恪祠”,在县衙西面,与“武庙”对门,今公安局最里边。专祠的名号是祠主的谥号。邓子垣的“壮毅祠”在西门城内的右边,今中医院的后侧面,后来刘坤一的“忠诚祠”与它比邻。前面三位是殁于战场,刘坤一是病死于官场,只有刘长佑是病退回家,寿终正寝。他在官场上几度沉浮,立下汗马功劳,曾经官至直隶总督。他死后谥为“武慎”,据“阁钞”的明示是:“内阁钞出前任云贵总督刘长佑谥号,奉朱笔圈出武慎。钦此。计开谥法,折冲御侮曰武,刚强以顺曰武。小心克勤曰慎,夙夜敬畏曰慎”。武慎祠原来在“上方桥”附近的刘氏家庙旁,(武装部后面)后来改建在文昌书院的故址上,即现在的金石中学。新宁民团由江忠源统领的时候称之为“楚勇”,江忠源死后,刘长佑和江忠义分别率领,称之为“楚军”,后来交给了刘坤一掌控,改为“新楚军”,新楚军在广西征战的时候最为惨酷,屡战屡败,他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恰逢他的弟弟刘培一来探望他的病情,得知情况后,决心与兄长同生共死,他参与军务,苦战三年,最后取得胜利。刘培一无心为官,回到家中操劳公益,他看到很多阵亡将士没有得到赏赐,家人饥寒交迫,过去死难的烈士依附于忠烈祠配享香火,广西遇难的战友们魂无所依。他向兄长建议,自费修筑专祠,祭奠众多亡友。刘坤一奏请朝庭,自己拿出二十万两白银修建专祠,置办田产,救助孤苦遗属。刘培一一手操办,选址修建在凝秀阁下面,箭楼边上面,专祠名叫“忠义祠”。故址在老财政局。

  三亭四阁

  说到新宁县的历史,必然说到新宁县的建筑,说到建筑,新宁县人最先提起的是“三亭四阁”。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了很多疑义,四阁大家都知道,是“文昌阁”、“大兴阁”、“放生阁”和“凝秀阁”,说到“三亭”,就引起了争论。有人讲是“三坪”,说是“郭家坪”,“三角坪”和“教埸坪”。说到“郭家坪”,有人又举出什么李家坪,王家坪。实际上坪与阁不能形成对仗,何况,当年没有三角坪,郭家坪也没有占有显要的地位。教埸坪是后来练兵需要而开拓,凝秀阁的修建比之早一百多年,其实教埸坪是俗称,本名应为“演武厅”。亭与阁都是能工巧匠精心打造,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三亭应该是“问水亭”、“白公亭”和“怀远亭”。三个亭的名字都有诗情画意,问水亭座落在南门城外的沙洲上,与白公亭隔江相望,有一首诗流传至今,白公亭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秦朝的大将白善,有刘长佑的《新修白公渡亭记》为证。怀远亭座落在西门怀远渡对面的沙洲上,这里是通往广西、贵州的要津。顾名思义,怀远,既是向往,也是思念,浓浓的亲情,淡淡的离伤,还有那“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惆怅。

  文昌阁的故址在县祁剧团附近;

  大兴阁在西门下游的江边,现在还有一个“大兴阁码头”;

  还能看出端倪的是“放生阁”,依崖屹立,黛瓦粉墙,听说已被政府收购,恢复旧貌,指日可待。

  “凝秀阁”在县政府后面的江边,文革时被毁,里面原有一块石碑,为纪念清官“李蛮牛”而立,石碑早已不在了,但仍旧有人在那里烧香化纸,杀鸡公,认亲爷(干爹)。祭如在,祭神如神在,清官李蛮牛在新宁县万古留芳。

[作者:杨小龙]
[编辑:杨小龙]
[来源:]

相关新闻

  • 省市媒体集中采访新宁县脱贫攻坚工作
  • 小学生剪纸庆“六一”
  • 新宁藕塘小学举办“庆六一” 系列趣味活动
  • 麻林瑶族乡中心学校党支部扎实开展党建活动
版权所有:中国崀山网/红网新宁分站
主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县政府  承办单位:中共新宁县委宣传部  hnylxww@163.com  电话:0739-4824966
(C)2011 www.langshan.gov.cn ,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3099号